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每日一歌 2.2

#古仙# 又到了每日一歌的时间,今日丁戚(?)


月・影・舞・華 - 初音ミク


又抽到VOCALOID的歌我也是醉了,没多少在列表里啊。。。以下是个半架空的装逼故事,设定来自一个三人行的脑洞《少年游》 @江湖我最帅 会负责把他写出来!【


   月

 

   那是不知多久以前的故事。

 

   冷夜。

   满月。

   萧瑟寒风。

   被风吹过的长树枯枝。

   被风吹过的残破屋檐。

   屋内被风吹过的少年的梦。

   与屋外少年的衣角。

 

   那是他们年少之时的故事。

 

   戚少商于夜里醒来。

   或者确切地说是他未曾熟睡。

   即使是寻常的房屋也难以抵御这夜间的寒冷,更何况是这四处透风的破败庙宇。拢紧了不算厚实的外衣,戚少商思忖着是否要起个火堆取暖,敏锐的听觉却察觉到了寒夜里些许的不同寻常。

   时近三更,门外除了风啸,委实安静得有些过分。没有了平日里这个时间会有的兵刃破空声,更没了那两人时不时攀谈的动静。

   三人一起在江湖上闯荡已有了不少一段日子。

   虽说借着各自的武功与拼劲儿也有了些小小的名头,但日常困扰他们最多的,还是普普通通的生计问题。

   说白了便是缺钱。

   尚未及冠的三人谁都没有多少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概念,往往拿到官府赏金便会有酒有肉宽绰几日,花光了就立刻捉襟见肘,不说没有余钱添新衣或是购置心仪的兵刃,就连找个好点的落脚之处都成了奢求。

   好在丁鹏二人向来不介意野宿。甚至对于戚少商这种至少要有瓦遮头的小小坚持都觉得有些不能理解,平日里有棵带叶子的树挡着便能睡得香甜,将以天为盖地为庐这种江湖豪气演绎得颇为精准明确。

   摇摇欲坠的庙门被推开时吱嘎作响。

   冷风顺着衣物的缝隙侵入,戚少商忍不住搓了搓手。他有些畏寒,这种体质于江湖人来说似乎不太光彩,所以他从不表达出来。此时的屋外果然安静非常,微黄的月光照亮的树下空旷十分,不若平日里剑影翩翩从不停歇。

   从一开始他们便说过,要出人头地,扬名立万。

   但有别于戚少商的认真和陆小凤的悠然,丁鹏对于这个目标,有着旁人很难理解的狂热。

   除了为了生计结伴行动之外,丁鹏的所有时间几乎都用在了与人决斗和练剑上,那种近乎于恐怖的专注程度让戚少商不时觉得其实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同伴,除了每次行动都被此人毫无愧疚抢人头的时候。

   戚少商同样使剑。和丁鹏专精一门不同,他自小便使得称手一切用过的兵器,但始终以剑术最佳。他也曾领教过丁鹏的剑招,与其人相同,初见时觉得平平无奇,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便冷冽地袭来割裂天地一切,快得仿若划过天际的星。

   人又怎么能追的上破天的星辰。

   比起与戚少商交手对拆,丁鹏更多的时候还是喜欢独自练剑,同样的剑招练上百次千次从不见厌烦,每天夜里雷打不动的月下剑舞也成为了陆小凤口中既无聊又有趣的存在。如今丁鹏消失无踪,那么陆小凤呢?

   陆小凤自然还在。

   如往常一般把自己斜挂在树杈上睡得毫无形象,似乎如此的寒风也不能影响他做个好梦的心情。

   看着树上少年脸上一副天塌下来也无妨的满足表情,戚少商多少是有些羡慕的。一个提气窜上树去找了另一根宽枝倚靠着,仿佛骨子里那几分属于少年人的好动爱玩被唤醒一般,也想试试是不是这样会有个别样的好眠。

   如此的动作却是惊动了树上那人。陆小凤打个大大的哈欠嘟囔道,“天亮了?”

   “还以为有人把你偷走你也不会醒。”

   答话声倒是让陆小凤更醒了几分,惊讶道,“庙塌了?我怎么没听见。”

   戚少商无语,也不知自己在这两人心目中是如何矫情。当下便不作理会,只问道,“丁鹏呢?”

   陆小凤一愣,摇摇头,光洁白皙的脸上满是疑惑,“不知道。一晚上不见人,莫不是肚子饿了跑出去找面吃?”环顾了四周没见人影随即又嘟囔起来,“少商你只关心大鹏鸟,我晚上不见了也没见你问过一句。”

   戚少商瞥他一眼,“你不见了自然是在天香楼,有什么好问的。”

   “说的也对!你猜大鹏鸟这是去哪儿了?”陆小凤笑道。

   “与我何干。”戚少商抱臂合起双眼,睡在树上远比方才冷上许多,若不是风势渐弱,光凭着这份逞强几乎是支持不下去。听着耳畔陆小凤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竟也慢慢睡了过去,梦中只见月光微冷,剑意盎然。

   丁鹏到了天大亮时方才回来。

   戚少商被陆小凤轻声唤醒,顺着他所指看去,那人如往常一般靠坐在树下似已沉睡,空气中飘散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血腥气让戚少商不禁皱了皱眉。

   “我猜大鹏鸟是自己赚银子去了。”陆小凤凑近过来,压低的声音随气息一同拂过戚少商耳侧,“这个时辰,应该是等兵器店开了门才回来的。”

   戚少商有些错愕。这才注意到立于丁鹏身侧那柄簇新的剑,通体莹白不似俗物,即使未出鞘便能感受到锋芒,一旦离鞘,薄刃寒光如水,秋霜般的剑意便再也无可掩盖,凌厉无匹。

   戚少商当然明白这是把怎样的好剑,因为在这之前,他曾经数次徘徊在这把利器身侧,却总因为囊中羞涩而不得不抱憾离开。听着陆小凤在身旁打趣些什么被抢先一步,戚少商内心颇有些复杂。从三人结伴而行开始,丁鹏比他更盛的傲气便时不时让两人相处得并不愉快,若不是陆小凤缓和着气氛,哪天两人会不会起了冲突就此散伙也未可知。他从来都觉得丁鹏是个眼中只有剑的无聊人,现下就好像突然知晓了他所隐藏着的另一面,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悄然从树上飞身下来,戚少商站定于丁鹏几步之外。他恍然发现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同伴的样子。那是一张同样少年的脸,年轻而俊美,即便紧闭着双眼也掩盖不去锐气的锋芒,不过睡着的样子不若平日里的冷若冰霜,倒是显得可亲了一些。待他醒了,大概能够三个人一起好好喝杯酒,戚少商心想。

   就这么呆立着想了许久,还是抵挡不住梦寐以求宝剑的诱惑,戚少商无声息地靠近了些伸手去取,指尖还未触碰到剑鞘便听到一旁的丁鹏出了声。

   “别碰我的剑。”

   “……你的?”僵了一下,戚少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三日后有场决斗,之前的剑磨损太重。”仍是闭眼假寐着,丁鹏淡淡道。

   

   目睹这一切的陆小凤觉得,戚少商今天转身跑掉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虽然有点尴尬。

   至于戚少侠奔出去之后连扫三个通缉犯老巢以及在全城搜罗上等兵刃这种事,属于后话。

 

 

以上!我现在脑子里都是这种梗了【。 明天见!(如果我能坚持

【古仙】小凤公主招亲记(项少龙X陆小凤+all凤)

新年搬运,一个小凤公主招亲的故事。。2016海底+2017新年粮!!新年快乐!

主演:项少龙,陆小凤

助演:金九龄x2,西门吹雪,叶孤城,司空摘星,皇帝哥哥 等

bgm:皇帝女唔忧嫁

自己的生贺按时放过来!

【古仙】笑醉狂(丁鹏X陆小凤X戚少商)

又名贵圈太乱美到飞上天三人组刷脸+乱搞(不

时间太紧没剪完整剧情流,基本就是一个从少年时就缠在一起欲断难断情比金坚不离不弃拷上情锁的故事【。

丁戚+双飞+陆戚最后就是和谐的三人大结局,一龙一凤一鹏个个都美得直接上天了。。。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求更多这仨人的各种粮!!

居然赶在九月最后一天可以双数搬运最近鸡血爆棚。。。

虽说是CP但更多是快剪舔颜向

古代F4携家眷,丁鹏X戚少商  项少龙X陆小凤  杨过X郭靖  宇文轩X马大路

不定期搬运。。年夜粮,项少龙陆小凤,大家新年快乐!龙凤呈祥!作为少龙亲妈必须剪一个帅帅的少龙。。。片尾有彩(si)蛋(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