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每日一歌 2.4

#古仙# 休息了一天继续补上。。。今天的歌,一言难尽,写出来的东西也是一言难尽。。。

千古-阿兰

随机到这首我还说啥,直接自带固定剧情了。。。。《遇妖》番外。。然而被我各种写崩了。。。。一篇完全OOC的番外请不要和本篇联系起来。。

基本就是解释MV片尾回忆杀的部分【 


   千古

 

   狸猫公子觉得,身边那只兔妖最近很是反常。

   反常到不但平日里恍惚非常,就连修炼时都会分了心不知神魂跑到哪里去,若不是一旁的他及时察觉,差点便走火入魔酿成妖间惨剧,后果堪忧。

   狸猫公子很是不解。相识百余年,从未见他如此。魂不守舍的模样哪还像是威震一方的妖灵,倒有几分似了山下村子里情窦初开的少年郎。

   “小桂花,你可知道,你们大当家最近这是怎么了?”


   昔时神州大地,物华天宝,山水草木,皆可成精。正值一个异邪当道的时期,三山五岳间都不乏修为深厚者,历尽天劫只为一朝得道,位列仙班再不受俗世轮回之苦。狸猫公子自得有灵识以来,便以羽化飞升作为自己妖生的唯一志向,勤勉克己,谨守天律,费尽心思避过了两次雷劫方才以并不强壮的原型修成了这几座山间数一数二的妖灵,法力高强方圆千里几乎无妖能敌。

   那个“几乎”所指的意外,便是西山这只鼎鼎大名的兔妖了。

   最初这个事实狸猫公子也是不愿承认的。

   包括西山麓大大小小数百妖灵均听命于一只兔子还要尊其为当家这种事情,狸猫觉得作为一个食肉动物的尊严受到了强烈的挑衅。然数次交锋经历一胜六平十八负这种战绩之后,深谙变通之道的狸猫公子不得不正视了多修炼个两百年食草动物也能称王称霸的事实,遂与西山麓众妖结成了良好的盟友关系。此后更和那兔妖相处颇为融洽,百年来共同修炼共克瓶颈竟是顺遂无比,得道飞升的宏愿也变得不像从前那么遥远而艰难。

    结果就在他已经向着自己描绘的美好未来一路狂奔的时候出现这种变故,又怎能让狸猫公子不心焦。偏生抓来询问的小妖又是个拎不清的,鸡同鸭讲了半天不但没听明白还被他身上的香气熏得够呛。狸猫公子无奈只得找了本主旁敲侧击,兔妖对他倒是坦诚,没过几句就把最近一段浪漫情缘说了出来。

   “我是他见过的第七只妖,所以他便给我起了个名字,叫小七。”

   说这句话的时候,兔妖本就黑亮的眼睛更是带上了几分梦幻的光芒,看得狸猫公子直觉得自己猫牙一阵阵发酸。

   要知道自己这位兔妖好友许是有什么英雄情结,自修成人形后穿着打扮皆向着江湖人士风格靠拢,鞍靴佩剑什么自不必说,时不时还搞些皮毛盔甲把原本清瘦的身子硬是撑成很大一只,远看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哪个山头的熊罴成了精。再加上这西山麓众妖以他马首是瞻的派头,一声声大当家叫出来,哪里是个小七,土匪老七还更贴切上几分。也不知给他起名那人脑壳是怎么长得……等等,人?!

   一向自诩聪慧担当的狸猫公子实打实的愣住了一刻钟,方才听兔妖说起得遇良缘时他并未多过在意,想着许是与附近山头哪只妖精看对了眼,毕竟即使是他也曾经有过跟隔壁山上狐狸精的些许雾水情缘,但倘若对方是人的话,问题就大大的不妙了。狸猫公子这一刻只想抓住自家好友的爪子好好晃上一晃,看看他的兔脑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竟会做出此等违反天律的事来。自古以来,人与妖便是不能在一起的,多少修行千年的妖界前辈栽在这一个情字之上,那些见者伤心闻者泪流的经验教训你知是不知呀知是不知。

   无奈这只兔子平日看来一副风流英雄模样,现今堕入情网反而变得十足不顾一切愣头青一般,二妖颇为话不投机闹了个不欢而散。狸猫公子回去后左思右想仍是觉得不妥,几日后再访西山,倒是将正在谈情说爱的一人一妖撞了个正着。

   有了兔妖爱上人类这个冲击性事实打底,再到发现那人其实是个雄性,不,男性的时候狸猫公子已经没有了多少惊讶。借着一身黑衫隐藏在夜幕之下,狸猫公子略有些唾弃自己这种偷窥行径的同时内心也对兔妖几百岁了还学人靠着肩膀看星星看夜空这种事表示了不小的鄙视。至于那个勾走了好友魂的男人,长相倒还算俊俏,就是黑了些,好在他一双夜视猫眼不然说不定根本看不清样子。

   狸猫公子腹诽着将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个透彻,目光最终却停在那人腰带间的纹饰和背后的一把弓上,直到那卿卿我我的一人一妖道了别还不能回神,不知何时化出的利爪将掌心尽数刺破,鲜血淋漓。

   “知不知道你被人骗了?”随即,狸猫公子一阵风似的闯进了西山兔妖的居所,言语间再不带有一点柔和,“那人是个猎妖师!”

   湘南派的家族纹饰狸猫公子绝不会看走了眼。一百五十年前的第二次雷劫期,正是拜此门派的猎妖师所赐,他身受重伤险些神魂俱灭,最后勉强附身在了一尊尚未开光的佛像之上才堪堪躲过天劫,得有今日的造化不必被打回原形苦苦重修。今日得见湘南传人,又怎能让他不恨到牙痒。

   那只傻兔子却毫无震惊意外,甚至点了点头表示一早便知,更让狸猫公子准备好的说词全被噎回了肚子里,怎一个窝火了得。

   “但他答应过我,不会伤害这里的任何一只妖。”

   刨开眼前这只兔子的脑子看看到底进了多少水,如果狸猫公子武力允许的话他发誓一定会这么做。强忍着怒气与他辩驳起来,几个回合下来这才发现原来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之间真的有沟通障碍,而且还不小。

   “……我宁愿放下一切,和他在一起。”一脸我都明白的表情,兔妖放轻了声音道,“或者离开这里,不拖累他们。”

   “你就是只兔子,放弃一切是准备被人抓去做兔子煲?你这几百年的修为又怎么办?”还有我即将到来的天劫……狸猫公子盛怒之下费了好大劲才把最后一句实话咽了下去。百余年来两妖第一次爆发的激烈争吵,最终以狸猫公子拂袖而去为之告终。

   哪知这一去,便几乎成了永诀。

   自从西山归来,狸猫公子数月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结界。雷劫在即,既然兔妖已派不上用场,他不得不再寻些别的方式去巧渡。

   可偏生天劫越近,心头那股不安便越发强烈,如影随形着几乎要破坏了他的静修为止,直到那天自家洞口被熟悉的小妖闯入,满身淋漓的鲜血撞上结界的那一刻将一切不安化为了现实。

   “小桂花?!”

   那曾被他深深嫌弃过的小花妖见到他没多久后便魂飞魄散,留在世上的只有两个字。

   湘南。

   

   那一刻狸猫公子便知,一切已然都晚了。

   直到很久之后他都很佩服自己的隐忍,潜藏在西山之外直到感受到所有猎妖师气息都消散了才现身出来,天劫将至,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够冒险。

   其中当然也包括之前有过一面之缘那个男人在内。

   所幸他赶到的时候,兔妖还残存了一丝气息。曾经不可一世的英雄模样已是荡然无存,微弱的神魂周围环绕着强烈的神兵锐气,似还有封印过后的法阵余威残留。

   这便是你所期盼的爱情。

   狸猫公子伸出的手有些颤抖。用尽方法救下的神魂脆弱得恍如风中烛火,数百年的修为就这么一朝沦为自己手中的一缕残魄,稍一用力便会消散无踪。

   “告诉我,你可曾后悔?”

 

   二十五年后  皇宫

   世人皆说昇平太子自幼脾气古怪,迷恋风水数术,周易卜卦,更是对丹药邪法情有独钟,圣上数次规劝未果,竟也放任了他去,不再理会。

   今日满月,月光却被浓重的黑云遮挡只露出朦胧的暗金光晕。此刻的太子宫中比平时更为幽暗诡异,点点烛光映衬着奇怪的丹炉法阵,自窗缝透出些许,已足够令附近伺候的侍卫下人不敢靠近,偌大的太子宫变得仿若孤城一般寂静阴冷。

   昇平太子却不在意这些。烛光照耀下他的脸庞清冷而俊秀,一如百年之前的模样。月光渐弱,摆于法阵之上的一缕残魂却越见灼烁,妖娆的色泽跟着昇平太子手势逐渐笼罩住了床榻上毫无知觉的男子,随着将尽的七星烛一寸寸沁入男子体内。最后一丝神魂光芒消失无踪之时,整个室内亦灯火通明起来,照亮了男人稚气未脱的五官。很是吃力才睁开的双眼里尽是懵懂,仿佛对世间的所有都一无所知。

   “我是……这里……”

   昇平太子不着痕迹地皱皱眉头,随即又笑道,“这里是皇宫,你是当朝王太常之子,王元丰。”

   “是我的兄长。”


以上……昇平太子其实就是遇妖里任平生的官方身份【 其实有点ooc【

让我们颁一个最佳配角奖给小桂花吧!明天见!如果我的眼睛好点了的话!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