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每日一歌 1.31

#古仙# 这是一个拯救我锈掉脑子的计划。。原本的模式是所谓音乐短打,就是随机列表中的音乐根据每首歌想个梗写点什么,由于我的文盲程度和播放列表的诡异程度就改成每日一歌了。。。保佑我随机到正常点的东西吧! 召唤 @江湖我最帅 来一起动脑子


第一天随机到的曲子就让我想死了

 悪徳のジャッジメント-Kaito (恶德のJudgement)


   一首关于用钱可以解决一切的黑法官的歌。。开头就是这么丧病只能不知所云扯段子,一切常识都浮云,发生在《L风暴》(我那个)设定之后的故事。


   悪徳のジャッジメント

   合上手头的卷宗,陆志廉揉了揉眼眶,这才发现又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回无良上司。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手下的A组成员养成了他不收工就自觉跟着一起加班的良好习惯,遇到案子收尾的时候整个办公室灯火通明到深夜更是常事,跟平日里廉署朝九晚七的作风相比倒是更像隔壁区警察总部该有的冲天干劲儿。看看表已经将近十点,工作狂陆sir无奈笑笑,这一餐的夜宵可要丰盛点才对得起这些手足。

   陆志廉站起身来稍微舒展一下发僵的四肢,脊骨处传来的轻微咔声莫名让他想起前两年顶头上司廉sir晨运时总是长吁短叹的那张脸。

   “岁月不饶人哪。”

   那时自己认为四十几岁男人正值壮年而并不赞同他那句话,但仔细想来,当初抱着肃贪倡廉这个念头投身廉署时那个意气风发的毛头小伙,记忆虽鲜活得仿佛发生在昨天,但实际已经是二十年之前的事了。维护法制肃清风气这些场面话说来容易,一路上为了这个目标付出了多少,失去了多少又有谁说得清。

   大概真的开始老了。陆sir自嘲地想,也许再过几年也会开始感叹岁月无情了。

   “陆sir,忙完啦。”见他出来,组员们倒是没什么终于被释放的欣喜,Tammy更是神色如常递上份文件。“别忘了,反黑组宋警司的case明天下午开庭。”

   “嗯,细良和Joe跟我去。”为了宋国明的案子整组人之前费了不少功夫,上庭的准备自然也没有少,点完名之后陆志廉却发自己手下神色有些不对,“有什么问题?”

   “也没什么……不过涉案方换了新的辩护律师,是MSC的马大状。”犹豫了一下,细良答道。

   “又是他?”安达一下变了脸色,“真是好死不死撞到鬼。”

   “C组的环保局受贿案,还有之前E组跟了一年的上市公司女高层,人证物证俱全最后都硬是被他打脱了身,之后简直成了业界传奇。”见新同事不解,Tammy依旧是科普小能手。

   “何止,是我们ICAC克星才对。跟这件案子的时候已经被他好好投诉一番了,落charge了居然还有他的事。”想起差点蹲号子的经历,阿拔一脸愤愤不平,“亏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好人,白长了一张那么像以前重案刘……”

   猛拽一把口无遮拦的白目手足,以Tammy为首的A组成员努力挂上最自然的笑容把阿拔按下去藏在身后看向顶头上司,一时间比出任务时的配合还要团结几分。

   被高度关注的当事人陆志廉却仿佛什么也没听到,落笔签好出庭的文件方才抬起头来,一张万年不变的淡定脸还是没什么情绪变化,“也不是每次都这么好彩的,我们做自己的事就好。”

   “yes sir……”答得有些稀稀落落,组员们心下还是有些不安。

 

   结果就像安达说的,好死不死这份不安在第二天便应验到了现实。

   “陆sir!”距离开庭没剩多久时间,Joe却一反冷静常态飞奔过来,精心装扮的一身西服革履都搞得颇为狼狈,“鬼仔从拘留所车上下来的时候撞到头,现在在休息室,他说……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搞乜?!”细良闻言先蹦了起来,满眼的不可置信,“他是污点证人,现在反口想多坐几年?玩失忆,这么老的招数以为拍电视剧吗?”

   “招不在新,胜在有用。”陆志廉声线中还是没什么起伏,脚步却加快了许多。赶到休息间看到之前嚷着死也不坐牢的年轻杀手一脸无所谓样子时,陆志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变老了一些。

   老得似乎看穿了世情,看懂了法制这回事,即使有人为它牺牲了一切,却还是总有另一些人可以轻易地改变它的底线。

   “少了你一个,我们一样有别的证据可以指控。”沉默过后,陆志廉还是笑笑,毕竟这种处境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阿sir你讲乜?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跟着咧起嘴角,年轻人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无辜。

   “好好休息。”

   “一定是那个马大状搞鬼!玩歪门的他最拿手……你拽我做什么,那姓马的一定是想……”走出了休息室大门,细良还是气愤难耐,一路喋喋不休直到被猛拉一把才发现自己口中姓马的一行人正站在不远处,镜片下似笑非笑的双眼看向自家上司意味不明。

   陆志廉没有说话。

   之前打过的交道让他明白在这个男人面前任何言语的交锋都是徒劳,先失掉的一城只有稍后在庭上真刀真枪那么拼回来。

   即便如此,双方擦肩而过时陆志廉还是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低沉到仿佛徘徊在胸腔不肯散发出来,丝毫不指望得到回应的问话。

   “对你来说,法制究竟是什么?”

   说出的瞬间陆志廉便有些后悔。仿佛刚才一瞬间的老成持重都褪了去变作奇怪的不成熟。马学仁却意外地停下了脚步,那张让他无比熟悉同样又无比陌生的脸上写满从未有过的真诚。

   “当然是谋生的工具了,不然阿sir以为是什么?”

 

   “Court!”

   庭警声音响起,回荡在整栋建筑物的庄严肃穆之中。


  --- 完 ---


以上!谢绝打脸!谢绝退货!明天见!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