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乡村爱情三十题(1-10)

#古仙# 我这边还是圣诞节赶上发文?!没错就是那个乡村爱情,拖了很久的,谷线村纯朴而善良的故事们。。【 次序混乱,CP混乱,一切混乱。。

 

   1、丰收的喜悦

    “称粮食啦~”

    伴随着喜庆的乐曲,村头广播喇叭中响亮的召集声提醒着谷线村居民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秋季丰收节。经过了忙碌的秋收季,村头晒谷场上举办的种粮状元评比已经成为了村民们每年最为期盼的活动,毕竟对农民来说,亩产大户这种称号说出来都特别的吐气扬眉,更别说还有村委会特别定制的大号锦旗,挂上一年简直是光宗耀祖的好事。这不,广播刚响了没多久村民们已从四面八方推着自家的劳动成果而来,把偌大个晒谷场围得水泄不通热闹非凡。

    “今年有我参加,你们都准备歇菜吧。”村东刚从职业学校毕业回来头一年务农的叶家阿康左右手各抱一颗硕大无比的白菜满脸得意,一张颇白的俊脸上沾了不少泥土倒是更有了几分农民味,“看咱这新品种,一个顶俩就问你怕不怕!”

    “阿康你要是得了旗记得拿去我家挂两天啊。”跟在后面顺道搭腔,跟叶阿康一起毕业回来的罗阿健手里也忙不迭地从车上搬白菜下来。罗家自己的田少,阿健毕业回来之后便和叶家一起开发新品种蔬菜种植,同窗一起倒也是合作无间,阵仗挺大口气不小一时间引得村民们阵阵围观。

    “大飞哥,要不要告诉他们自打三年前夏阳种南瓜作弊赢了之后,秋收节就取消了蔬菜参加评比的资格啊……”紧跟着自家邻居当跟屁虫,杨家小三子看向少年二人组眼神充满同情。

    “马家,高粱七百斤。”不管场上如何热闹,村会计马大壮已经开始了每个参加大会村民的首亩产量称重,当然他本家堂弟是第一个。

    “路家,花生四百斤。”即使每年都垫底,路家的田里也绝不种其他品种这件事一直很让村民佩服。

“陈家,玉米一千斤。”陈家阿常头脑很是灵活,蔬菜被取消评比资格之后立刻打上最重主食玉米的主意,现在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报数声此起彼伏,晒谷场上的气氛也是热烈到了极点,今年颇为风调雨顺,各家的收成都好得摩拳擦掌预备竞争粮王,不过很快喇叭里的声音就宣布了比赛结果。

    “郭家,小麦一千五百斤。”

    虽然马会计的声音一点也不激动,但这么个数字还是狠狠震撼了全体村民一把,整个场上寂静几秒,很快就以一句高亢的“郭伯伯好棒!!”拉开了热闹的祝贺序幕。

    “阿靖又是你!已经连续三年种粮状元锦旗都要变你家固定的啦!”

    “阿靖你是不是在家私藏金坷垃了!小麦亩产一千八!”

    “明年咱们都跟阿靖买一样的种子好不好!”

    “你们别挤我啊郭伯伯我在这里!!”

    忽略掉某些不和谐的声音,郭阿靖抱着自家的小麦捆淹没在村民一波一波的祝贺声中仍是笑得憨厚,半晌后才反应过来,招呼着村民晚上去自家喝个痛快。

    “啥都不说了,咱都到状元家喝酒去!丰收啦~”

 

    2、村支书之位的斗争

    秋收后的谷线村注定不会平静,称粮大会结束不到半月,就又到了两年一次村支书改选的大日子。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一个靠谱的村支书对村民们来说可是生活安稳致富奔小康的最大保障。现任村支书丁大鹏虽说已连任两届,但四年来工作一直颇有成效,去年更向乡里提交了意向想要在这大山里兴建现今最为流行的农家乐山庄,引得许多村民看到了新的奔头,成为了支持他再次连任的中坚力量。不过与上一届没别人参选自动获胜相比,今年丁大鹏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便是年初刚刚从城里毕业的大学生杨阿过。

    说起这杨阿过,在谷线村也算是个名人。这孩子生来命苦,还没出生他爹就因为偷村外铁道边的高压线不幸牺牲,没过几年娘也没了,全靠住在隔壁的种粮状元郭阿靖辛苦把他拉扯大,两人伯侄相称就这么相依为命了起来。杨阿过打小聪明,更仗着有郭阿靖疼爱,儿时竟也是没少祸祸各家的庄稼地鸡窝兔子笼,在当年可算是谷线村三大混世小魔王之一。没想到时光荏苒,当年整天上树掏鸟蛋地里偷西瓜的小魔星已然摇身一变成了终南大学的高材生,还带来了所谓城里的新技术,没回来几个月就和郭阿靖一起在山边包下一小片地种起了新品种嫁接桃树,据说成材快,出果多,味美多汁别提多畅销。一时间村里的有志青年们统统把杨阿过当成了学习的榜样,听说他要参加这届村支书选举的消息更是恨不得双手双脚齐支持。知识是第一生产力这种事已经是现代农村谁都了解的道理,隔壁几个村这些年也陆续有了大学生回村任村主任村支书的例子,连任派的支持者们看着杨阿过追随者们信心满满的样子未免有些担心,丁大鹏却是不甚在意只吩咐有条不紊地将村委会的工作进行下去。

    改选的前期准备和宣传仍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中,正当所有村民都决心为自己支持的一方投上庄严一票的时候,变故陡生在了改选的前几天。

    据村里小喇叭杨家小三子第一时间赶到村广场做的播报说,当天夜里原本很是平静,但突然郭阿靖家里就传来了激烈的争吵,根据杨家小三子的回忆,从小打到就没听过郭阿靖发这么大的火。事实上,不需要他播报,郭家的争吵也传得小半个村都能听得七七八八。

    “终南那些臭教书的统统看不起我!没毕业又有什么……现在还不是能帮……”

    “过儿你说什么,我送你去读书就是不想你……你居然还骗我!”

    “读书有什么用!他们的文凭我还不稀罕!”

    “过儿你!……”

    三天后村支书改选如期进行。现任村支书丁大鹏以过半的支持率顺利当选,开启了第三次连任生涯。至于杨阿过在负气出走一礼拜后才想起来错过了改选这回事,乃是后话。

 

    3、老板【删除】【/删除】 

    谷线村面积不大,人口自然也不多。即使大家不同姓,但基本上哪家跟哪家往上刨那么几辈儿都得是沾亲带故的关系。这么些年来,村里面唯一主动迁入的外来户,便是在村小学旁边连云超市的老板。

    老板姓戚,三年前从山外搬来。进村后不知是如何说服了村支书,没多久就很大阵仗地在将小学校边儿上的空房拾掇了出来,开了这么唯一一家,也是当时绝大部分村民都未曾见过的自选超市。跟之前排队在小卖店门口等着一样样报出要买什么不同,连云超市永远窗明几净货物齐全逛着顺心买着舒心,生意一下子就好到让村里两家杂货铺老板气得回家直挠墙。至于这位外来户戚老板,总是那么不紧不慢地坐在柜台里点帐收银,偶尔家长里短寒暄几句却从不八卦逾矩,遇到有些调皮的孩子或是一时鬼迷心窍的村民拿了货物不交钱就走,也从不大肆声张,事后即便上门收账也总是带着礼节性的微笑。几年下来,戚老板的好脾气与和气生财的作风都在村民们的印象里扎了根。不过,似乎有时也有例外……

    “戚大脸!今天天气不错呀,不如你拿两瓶二锅头咱俩好好喝一……”

    在小学校门口玩耍的傻蛋觉得今天小鸡哥哥飞出去的样子还是很潇洒,顺便第三十二次做个乖宝宝捡起地上的菜刀送回了超市里。

 

    4、城里的老板

    要说近来村里的大新闻,那莫过于村支书丁大鹏不知动用了哪方面的关系,打从城里请来了有意向到村里来招商引资的大老板。消息一出不大的谷线村瞬间便炸开了锅,各自忙活了起来,面朝黄土背朝天了这么多年,村民们哪个不想要借着这城里老板的投资从此过上富裕的小日子呢?村东头徐家麻溜地制作起了祖传手艺金梅糖,希望得到扶持开个现代化加工厂,村北卓家也不甘示弱,每日凌晨就将那做豆腐的石磨转得嗖嗖响,生怕落了人后。包括那一向叛逆的杨阿过,嘴里虽还是说着不吃他城里的嗟来之食,却是比平日里更用心地投入照顾自己的实验桃林,还扯上了郭阿靖现编了段「种桃十八好」打算到时唱他一唱。正所谓农友干劲热翻天,超英赶美有何难,迎宾的热情很快散布到了谷线村每一个角落,就连小学校里一向不事生产只管教书的宇文老师都积极参与了进来,大笔一挥,帮忙写下了欢迎仪式要用的标语,言辞工整,苍劲有力。

    “大飞哥,你看这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宇文老师写的这字多好看。”到了迎接当日,杨家小三子爬上爬下帮忙装饰着会场,还不忘抽出时间来赞扬下宇文老师的墨宝,“「热烈欢迎张春亮先生……位临谷线村参观指导」诶我说大飞哥,这大老板的名字听着咋这么像咱村出去的呢?”

    “…………就你话多!”

 

    5、倒是非的老嫂子们

    之前提过,谷线村不大,藏不住秘密更藏不住新闻。有什么新鲜事发生,不但有村广播来自官方的播报,以及杨家小三子人肉小喇叭的散播,更少不了无事忙到闲咯牙的老嫂子们添油加醋的口口相传。

    这不,某天晌午刚过,村里无业游民陆小鸡受伤进了卫生所的消息就从不同方向开始在村里扩散流传,有关事件始末被渲染得五花八门各种精彩万分。

    “听说没有,那个总在村里游荡的陆小鸡满身是血被抬进卫生所了!哎当然是真的,我住得近,亲眼看见的!”陈家婶子嗑着瓜子还不忘强调自己“亲眼所见”。

    “可不是么路过我家门口还一路滴血呢,听说是跟人打架才受这么重的伤。”李大妈说起来的时候还一脸的心有余悸。

    “打架咋会只有一个人受伤?我咋听说是被狗咬了!”一听跟自己打听来的不一样,马家嫂子急得毛衣都打错一针。

    “都不是都不是,我家老头子刚从小学校那边回来看见了,那陆小鸡是……”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杨大婶一脸神秘样,“被夏阳的拖拉机撞了的!”

    “什么?!”果然不负杨大婶所望,老嫂子们瞬间成功地炸开了锅。

    夏阳何许人也,那可是谷线村的风云人物。曾经蝉联村里多届最洋气青年冠军不说,一手出神入化的驾拖拉机绝技就让多少大姑娘小媳妇都为之倾倒。前阵子被城里投资的老板看中要入股他的汽修厂之后,夏阳更是带着他的小墨镜荣升了全村妇女偶像,在座的老婶子们都有不少是他的支持者,平日里流言随便说就罢了,一听牵扯到了夏阳身上便立即不依不饶起来。

    可巧那被害人陆小鸡也不是什么默默无闻的路人甲,虽说老大不小了整日只是在村里游荡不事生产,但偏偏生就一副好皮相又特别的能说会道,没几句话就能把人逗得心花怒放直夸他可爱,全村的男女老少(尤其是女的)哪家没有心甘情愿给他蹭过饭?有心为他担忧的婶子们也是不甘示弱,当下便起了争执。不出半小时的功夫,争执的内容已经从一定是无业游民企图碰瓷发展到某些人仗着有城里土豪撑腰横冲直撞;从二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猜想到说不定是调戏不成反酿惨剧。老婶子们充分发挥了茶余饭后到处谝的种族天赋吵了个不可开交就差闹到村委会让支书丁大鹏来秉公直断的时候,总算有正经的目击证人站出来还原了当时的情况。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连云超市老板证词,当天下午夏阳的拖拉机由西向东正常行驶,路过超市门口的时候不巧正赶上陆小鸡冲出门口,速度极快,双方避让不及发生碰撞,此次事件毫无疑点,纯属意外。

 

* 本段自带配乐 → 小鸡被撞之歌

    

    6、卫生所的小护士    

    老话说得好,没啥别没钱,有啥别有病。可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在这远离城市的山村里,一个靠得住的乡间医生是必不可少的,幸运的是谷线村正有这么一位。对村民来说,村北卫生所的骆医生*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打从四年前县党委推广了医疗服务下基层活动开始,骆医生便成了这村里的常驻医师,村民们有什么头疼脑热首先想到就是他,下田劳作时候受了伤也能很快得到妥善处理。骆医生不但业务精通,为人更是和善尽责,几年来风雨无阻地赶来村卫生所坐诊不说,遇到紧急情况也都是随叫随到;更难得的是他医者仁心,每隔一两个月还会挑几个空闲的日子到大山更深处那些缺医少药的地方巡诊,这份仁爱让村民们无不交口称赞,纷纷竖起大拇指。

    不过不幸的是,遭拖拉机撞伤的陆小鸡被抬到卫生所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两天正是骆医生进山的日子。好在每逢骆医生出门巡诊,都会留下护士替他盯上一两天,不出什么大问题的话都能处理得七七八八。留守的护士任小飞是跟骆医生一起从县医院下放来的,打针包扎什么的都不在话下,更难得的是哄小孩也是一流,每年的儿童疫苗都要靠这位飞哥哥出马才能收服村里的小萝卜头们乖乖挨上几针。见村民们一阵闹哄哄抬进了个伤员,任小飞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规模械斗事件。所幸检查了下只是伤了一条腿骨,端起职业微笑请走所有企图看热闹的村民之后,任护士开始了给伤员的紧急处理,总得先把伤腿固定上才能等明天骆医生回来处置不是。

    “小飞哥~好久不见啊~”见村民都撤了出去,一路装死的伤员倒是瞬间复活过来,中气之十足语调之活跃完全看不出方才还奄奄一息。

    “…………”

    “哎你下手别这么重,很疼的!”陆小鸡龇牙咧嘴状。

    “…………”

    “你这么绑上我这几天是不是都动不了了?”陆小鸡忧心忡忡状。

    “…………”

    “会不会残废啊,要是变成长短腿我以后就真飞不起来了!”陆小鸡痛心疾首状。

    “…………”

    “那什么小飞哥我问一句,我伤的是左腿对吧?”

    “……是啊,怎么了?”

    “那你干嘛把我全身都包上了!我动胳膊都费劲!”仅靠着玻璃上的倒影陆小鸡也能看出自己被包成了何等惨状,缠满绷带活像个戳在地里的白色稻草人。

    “防止你乱动,老实待着!”

 

    * 骆俊华医生出自妙手仁心3巡礼,演员古天乐

 

    7、喂鸡

    就像上文提到过的,连云超市的戚老板在村里一向是个安静的人。除了每天在超市里看店查货收钱和参加村里的官方大活动之外,似乎也只有夜里偶尔在田间地头池塘边散步的习惯,用村小学宇文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和一般农民们不同,戚老板的气质文艺得像诗,最起码也是个三句半。

    不过最近情况悄然发生了改变。村里玩乐的孩子们,村边承包田劳作的大人们还有闲来无事坐在墙根晒太阳的老人家们发现每天都看见戚老板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关了超市的门,拎着什么东西从村东走到村南,从村南逛到村北,慢悠悠的也不急着赶路,遇到跟他搭话的村民还会停下来寒暄一会儿。

    “哟戚老板少见啊,这是干啥去?”

    “看天气不错,喂鸡去。”

    每当问到所去为何时,戚老板总是笑眯眯给出这么个答案,倒是让搭话的村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听说过连云超市还开辟了饲养副业,再说每天逛这么一大圈去喂鸡,莫不是……

    没几天功夫,连云超市老板和村里最出名养鸡专业户项大龙各种版本不得不说的故事就悄悄传遍了整个村子,捎带脚提升了各家商店瓜子销量这件事,乃是后话。

    此刻拎着提兜闲逛的戚老板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了茶余饭后闲唠的主角,眼瞅着日头正晌午了,才逛到了目的地,轻车熟路敲开了门。

    “哎大脸!你咋又这么晚来!”大喇喇躺在病床上的自然是前几日不幸挂彩的无业游民陆小鸡。骆医生归来之后他总算摆脱了全身木乃伊的待遇,不过那条伤腿仍是打了夹板动弹不得。

    “饿死了没?”顺手把提兜扔过去,戚老板没什么探病的自觉。

    “马上就饿死了!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腿不能动不影响灵活的双手,陆小鸡笑嘻嘻抓住奔脸来的提兜,刚拆开一点就立刻换上一脸哭丧样哀嚎起来,“又是小鸡饼!!我是伤员!你天天就给我吃这个!”

    “当初你说过,卖不出去就全吃了,超市里还积压好多呢。”坐下翘起二郎腿,俨然又是平日里那个好脾气的戚老板。

    “自己做的饼,哭着也要把它吃完,是吧。”

 

    8、村花

    又到一年农闲,乡党委要组织第一届各村最美村花选举的消息还未正式宣布,就已经被保安队员兼职乡村小广播的杨家小三子路过村委会时打听了出来,以比骑猪赛跑更快的速度散播给了全村。向来只能在这时期蹲各家墙头晒太阳磕叨牙拌嘴无聊到爆的村民们顿时全聚集到了晒谷场上,其场面壮观几乎超过了年度的种粮大户评比赛。

    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选村花不比评种粮状元用数据说话,很快以村委会文艺小能手陈家阿常为首推选豆腐坊卓小航的群众和以保安大队聂队长带头坚持超市老板戚大脸最美的村民就杠了起来,一边引经据典论证美人当如豆腐西施皮肤白皙不见日头我见犹怜,还即兴演奏了「豆腐之歌」引导舆论;一边滔滔不绝讲述真正的魅力要经得起时间沉淀经过霜雪更有风韵,更加现场散发起了大脸超市特供矿泉水企图拉拢民心。争论从白天持续到夜幕擦黑,连晚饭都是由各家的长辈送来蹲在现场吸溜吸溜凑合吃的,期间还涌现了些推举少数派村花比如最有城里范儿的拖拉机手夏阳,又或是毛遂自荐的杨家小三子之类的。现场更是有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杨阿过数次混在人群中推举自家伯伯,未见效果后甚至满地打滚碰瓷说在场村民眼睛都有毛病。打跑此等破坏会场秩序的行为后,各方民众摩拳擦掌约定第二天正式选举的时候投票见真章,这才各自恋恋不舍地回家睡了。

    第二日,大部分谷线村村民都起了个大早,围在村委会门口等着贴出告示,满腔热情却在村支书丁大鹏带着一脸鄙视贴出乡里通知后瞬间被扑了个全灭,没几分钟就四散而去。

    「第一届各村最美村花评选需知:评选需在公正公开条件下进行,各村内部推选,最终得票最高的女性上报乡政府,召开大会进行集体表彰。」

 

    9、乡村最夯情歌

    给我一片桃林 一片粉红的想象

    给我一块瓜田 瓜熟满地香

    给我一次邂逅 在那村北的豆腐坊

    给我一个圆脸 清纯漂亮

 

    作词演唱:陈·尼古拉斯·季常

 

 

    10、半夜村头的打谷场

    “所以说,大半夜的跟这儿等了一个多钟头,你说的好戏到底在哪儿呢?”靠在谷堆上无聊的很,徐大飞连打了三个哈欠。

    “嘘……说不定等会儿就来了。”压低着声音又极力把自己往草垛里藏的身影,不是杨家小三子又是哪个?“我昨晚听的真真的,现场直播可比录像厅里那些刺激多了。”毫不脸红说着不可描述话题,杨家小三子一脸没羞没臊。

    “可是广播里说了,今儿个夜里降温,连戴家的狗都不出来溜达了。”无情戳破期待又八卦的泡泡,徐大飞拍拍手上的灰打算回家拥抱热炕头,却被身边那人眼疾手快一下子拽住了军大衣。

    “出都出来了,再唠十块钱的呗……”心里抱怨着被那对没来的狗男男破坏了计划,杨家小三子想来想去干脆还是直截了当算了,“大飞哥,我听婶子她们说,过两天你家要给你说媳妇儿了吧。”

    挑了挑眉,徐大飞倒是一点也不吃惊地抄了手靠回谷垛边,“怎么,你也想要媳妇了?我去帮你跟杨叔叔说。”

    “我还……不急呢,我年轻。”不着痕迹往近了凑凑,杨家小三子觉得自己平时的伶牙俐齿劲儿都不知道哪儿去了,“日子过得真快。从我记事就认识大飞哥了,小二十年了吧。”

    “嗯。”从这边的角度看过去,徐大飞侧脸隐没在谷堆的阴影中看不清表情,声音也带着浓浓的倦意。

    “那你觉得……咱俩的关系咋样,我是说,你觉得我是你什么人!”舍弃了所有擦边话把心一横直接问出了口,杨家小三子觉得自己的直白程度即使是村南边的二傻子都足够明白了。

    “很好啊。特别好的邻居。”被前半段回答抛上天又立刻掉下来,杨家小三子瞬间觉得自己一颗纯真处男心biaji一声摔得比大脸超市卖的碎碎冰还碎,维持着僵硬的笑容不知怎么把现下的尴尬局面对付过去,却见徐大飞拢紧了衣服念叨一声这夜里真冷,站起身来向自己伸出了手。

    “回去吧。”

    “还有,我打算明天进城打工,一起去不?”

    那一刻杨家小三子只觉得月光下他家大飞哥的样子,比画报上的那些什么男明星好看一百倍。

    “去!当然去!”


附剩下的二十题标题,欢迎提名脑洞


婆媳不和   

分遗产   

隐秘的旧时恋人   

到镇子里上高中   

村里有了网吧啦! 

进城打工   

留守儿童 

年夜饭   

桂花酒   

学骑马未遂摔下马背且被马踩 

狐仙奶奶   

乡精神文明检查组   

计划生育人人有责   

乱葬岗   

兄弟不和   

大学毕业生   

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

致富新招   

离别的车站

结婚了摆流水席啦!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