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捣蛋鬼(万圣节应景)

赶在这边万圣节结束之前【  民国组,不要追究任何细节


捣蛋鬼


   曹少璘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早的就死了。

   确切的说,在他的思想里,根本就没有自己会死这种概念。开玩笑,老天爷是挑人死的,像他这种被选中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丢了性命。所以当他从一片黑暗中恢复意识的时候,少帅大人满心想的还是要怎么好好地折磨这群居然敢对他动手的贱民们,直到被一群奇形怪状的“衙役”修理了一顿才终于明白,自己这是已经被人送到了地府来。

   不过上天始终是眷顾他的,曹少璘这么心想着。虽说老爹手下养的狗护主不利害他这么就英年早逝,但其后指名给他的金银冥纸锦衣华服丫鬟宅院立刻就源源不断送进了地府银号,连他生前最喜欢的黄金手枪都按不同型号烧了好些过来,少帅大人一边腰上别一把就这么跻身了本年度地府十大富豪名单。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此时此刻曹少璘才明白这句话的真理程度。看着第一天毫不留情推推搡搡的鬼差们都变作一副他最熟悉的狗腿表情跑来嘘寒问暖,曹少璘笑的不要太得意,还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给老爹托个梦让他再多送点过来。

   不过久而久之,曹少璘在地府的日子也难过了起来。虽说给阎王判官上供之后早就免去了本该受的下十八层地狱之苦,但也始终排不上正常投胎的队伍。当然,听判官小心翼翼对自己说着罪孽过重实在不好打破常规的时候,少帅大人表现出了十分的不屑一顾并且丢给他一个来自鼻孔的鄙视。不能投胎就只好呆在地府中转这一片地界里乱转,对于一天不玩就浑身不舒服的曹少帅来说实在是越来越无聊。鬼差是不怕死的,其他被中转的游魂不是规规矩矩就是浑浑噩噩,即使跑去玩他们也没有多少的成就感;至于像拆奈何桥的板子,画黑白无常的衣服,给孟婆汤加料这种低级整人手段,玩过一两次也就厌了。到最后,不知不觉中又荣获百年来地府最神憎鬼厌人物头名的少帅大人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鬼门关旁边,看见哪个新来的游魂不顺眼或者特别顺眼就拿来练练射击,虽说烧来的手枪不能真的对灵体造成伤害,吓吓他们也是好的。

   “少帅,又在这儿玩啊。”这一日马面带着地府的客人路过鬼门时,看到的便又是一只歪歪扭扭坐在一旁瞄准的调皮鬼。深吸一口气,马面脸上总算挂上了和蔼的笑容。

   “嗯,你是谁啊?”

   懒洋洋地抬起头,曹少璘一脸的纯真笑容让马面立刻警觉起来,拉住身边的客人瞬移几分果然子弹破空而过,看着客人一脸惊愕马面额头挂满黑线,却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这尊大佛。“小马呀,做牛做马的马。今天鬼门开,少帅不出去玩么?”

   听见出去玩仨字曹少璘立刻精神一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你唬我,七月半早过了。”

   一想到之前鬼节跑出去玩活人的美好经历,少帅大人心里美滋滋的。

   “没错,虽然今天只是地府的寒衣节不能出门,但同样也是西洋的鬼节。”马面示意了下他身边那位头上有对鲜红小角的客人,“这位是西方地狱的使者萨麦尔大人,据他说今晚到明天是西洋的鬼节,所以他来到地府想要与阎君大人协商共同联欢。既然同样是节,自然也可以开鬼门让少帅出去玩了。”

   即使是活了快七百岁的马面,说起谎来也是有点心虚的。西方地狱使者来地府商议联欢不假,但开鬼门纯粹是因为最近判官大人接到关于这位少帅大人的投诉实在太多,找个理由把他送出去免得耽误大事才是真。不过看样子曹少璘对他的话没有什么疑问,倒是站起身来绕着萨麦尔转了两圈上下打量。

   “早说嘛!耽误我时间,我得赶出去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让小马长出了一口气,结果刚放下心来就被曹少璘在自己和客人头上狠敲了两下,“这个小萨,你脸黑就不要穿一身白好不好!穿的跟我一样,你又没我帅!还有你,脸这么圆还穿一身黑,显瘦吗?不知道我也喜欢穿黑色?不跟你们说了我走先!”

   没等被训的两位回过神来曹少璘便一路撒着欢奔向了黄泉路口,等马面反应过来时,已然发现身旁的西方使者涨红了一张黑脸。

   “萨萨萨萨麦尔大人不要生气,听我说啊!”

   

   小马要如何跟那个白衣黑脸的解释以及解释不成会不会造成东西方地府正面冲突这种事,曹少璘是并不在乎的。此刻的他已经满心欢喜地投入了回人界捣乱这件大事业上,虽然地府明文规定杀死人类会立刻魂飞魄散,但能近距离欣赏他们极度恐惧的表情也足矣宽慰少帅大人的心灵。即便偶尔碰上个不怕他的…

   今天的逆行路似乎走的特别快,还没等曹少璘回忆完之前纠缠那个大胆人类的剧情就已经一头栽回了阳间。时值寒衣节,四处路边尽是哀哀戚戚烧纸钱的平民,神情专注地并没有发现路上突然多出来的白色身影。飘了半天也没啥动静,少帅大人心情极好地决定加料造福于民。

   赵大牛,城西的杀猪匠,一身彪乎乎的气质配上每日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胆魄,向来都是走夜路不打颤的主,赶上寒衣节正蹲在路边给亡故的父母烧着纸钱,一抬头就看见有双绣着金线的靴子踩在了他辛苦堆好的冥纸上。

   “我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杀猪匠的脾气一点就着,这等行径更是踩到尾巴一般叔可忍婶也不能忍。赵大牛袖子一卷就打算上前拼命,却只见肇事男子冲自己挥挥手歪头笑笑,脑袋却好似歪过度了似的整整转了一圈,倒过来对着他的五官笑容依旧,鲜血却已是汩汩而出…

   “…………鬼呀!!!!!”杀猪匠体格的确杠杠的好,愣是没有当场吓晕过去,呆了半天只闻一声凄厉的惨叫冲破云霄,顷刻间惊动了在场所有路人。几乎是同时鬼哭狼嚎声四起,等少帅大人把脖子掰正的时候官道上已再无人影,空余点点星火,等待燎原。

   “哈哈哈块头挺大胆子真小!”少帅大人笑完便立刻觉得无趣起来。这么小打小闹的始终不是他的风格,时间宝贵,还是应该找个人多的城市好好享受才对。

   可巧今日的广州城也的确是热闹非凡。确切的说,是以广州城中首富的宅子为中心,方圆十几条街都热闹的不得安宁。本来赶上月末出粮饷,口袋里富裕起来的人们都乐意打上点小酒乐吃顿好的或是转转洋人商铺买点稀罕玩意乐呵乐呵,结果偏生这城中首富家的独子要过什么洋节与民同乐,周遭的人家便全都遭了无妄之灾。平日里这小混世魔王已经是四处游荡招猫逗狗极度的不务正业,现下打着过节的旗号大喇喇的冲进自己家捣乱,还美其名曰神父教的规矩,打不得骂不得反抗不得只能求着这位小祖宗过足了瘾快快离开。不少的受害者连学校的校长和神父都顺带恨了起来,教洋人的知识也就算了,这种糟粕居然也带到了课堂上,简直是有辱斯文啊有辱斯文!

   “Trick and treat~ Trick and treat~”

   眼下兴致正好的小混世魔王周天赐同学可不知道自己连累了神父他们无辜被骂,还正兴高采烈地和自己的跟班拿着从刚那家强抢,啊不,是正当讨来的荷兰水喝得开心。读书这么久,周天赐真是第一次觉得神父讲的知识是如此的合自己胃口,可以正大光明地上门去讨糖加捣乱,洋人的鬼节实在太有意思了!诸位街坊们,可不是我想闹你们的,学习舶来新事物嘛。哼着发音不怎么标准的万圣节英文小调,周家小少爷拽拽身上的吸血鬼披风走路都一步三扭得意非凡。

    “赐官赐官,这附近都玩过了,再往前走就是贫民区了,还去么?”御用跟班一号小丁凑过来,书包里装满了战利品几乎要背不动了。

   “当然不去了,没钱人家有什么好闹的!这么快就没得玩了啊……”周天赐摸摸下巴,眼睛突然亮起来,“去我家!”

   “啊?”

   “啊什么赶紧走!我老爸和卿姐出门收数,老妈外婆他们不会管我的!我下午已经让下人们把家里布置好了,今晚闹个痛快!”

   就像周天赐说的一样,周家大少奶奶已经对管教这个魔王儿子这件事彻底竖起了白旗。虽说也结识一些洋人朋友,对于万圣节为什么要闹回自己家来这种事情不是十分理解,但秉承着老公不在管不了儿子爱做什么就随便吧的信念,李德蓉只是劝了两句不要打扰到爷爷奶奶休息便跟着逃上楼躲清静,把整个一楼大厅都交给了自家的小混世魔王,大有只要不把房子拆了怎么都好说的意思。

   “Trick and Treat!!”

   抱着一只南瓜豪迈无比地跳上沙发,小混世魔王十分满意地喊出了派对口号。整个房子已经被下人紧急布置得颇有气氛,南瓜灯骷髅旗蝙蝠帽蜘蛛模型,估计整个广州十三洋行关于万圣节的装饰品都被搜罗回来了。当然也包括着各式各样的新奇装束,不止跟他从学校来的一群人,全家的下人们都不情不愿地被扮成了各色鬼怪,一时间屋内简直是群魔乱舞,恐怖非常。

   “今晚没什么少爷仆人的,大家开心玩,红酒荷兰水任饮,零食任吃!”打开留声机放上个小步舞曲,周家小少爷阔气十足。跟刚才在街上的简单装扮不同,此刻周天赐已经穿上全套的吸血鬼王子装,自我感觉极度良好,一身黑红燕尾服站在一群白衣鬼魂骷髅架子死尸狼人女巫中间简直衬得他英俊不凡,就是两颗假獠牙稍微有点影响吃饭。

   “发糖啦!不给糖就捣蛋,给糖也捣蛋!”小丁和小朱一马当先把刚才的满包战利品往空中乱丢,口中不住喊着自行歪曲的万圣节口号。

   “不给糖……不管了反正今天放假玩个高兴!”带着头套看不清脸,听声音似乎是哪个和小少爷比较亲近的大胆下人,对于不扣钱又能玩的假期相当满意。

   “大家来喝酒呀!”

   “不如跳舞?”

   “赐官万岁!!”

      一群人闹起来自然就是越来越疯,很快群魔就真的跟着乐曲乱舞了起来,平日里不让饮酒的规矩被打破,不管是谁都忍不住多喝了那么两杯。周天赐自然也是不例外,十三行的极品红酒几杯下肚便只觉得更开心了起来。

   “赐官赐官我要吃鸡翅膀!”

   “吃吃吃想吃什么去厨房拿……”

   “哈哈哈哈一起来跳舞呀这位哥哥~”

   “妈呀有鬼啊!!”

   “鬼啊!!”

   当然有鬼啦这一屋子不都是鬼嘛,居然刚发现哈哈哈……酒后跳晕了抱着留声机不放,周家小少爷狂笑着嘲讽不知是谁胆子小反应也慢,结果也不知谁带的头,周天赐只觉得身边人一个个都跑到外面去玩了似的,一时间客厅里居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守着还在循环播放的留声机。

   “搞什么,跑出去也不等我……”忍不住想发少爷脾气,周天赐撑着站起来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站在沙发旁边等着他。

   “还是你好,下个月加月钱。”嘿嘿一笑,周天赐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揉揉眼睛仔细看清楚才发现眼前这位一身的白色长衫怎么看都不顺眼。“你是哪一房的啊,扮的这么复古……今天是洋人的节啦,不过这个血妆画的不错,跟我这个吸血鬼的造型很配。嗝……挺好的。”

   “你不怕我?”五官淌血的男人歪头看他,语调颇为纯真。

   “干嘛怕你!刚才这屋里比你打扮更吓人的多了去了……不过都跑出去玩了。”站久了还是有点晕,周天赐索性靠上白衫男人肩膀,“干脆我们也出去。”

   “好啊。”抿起嘴角,那人表情颇为愉悦。

   “不过……先跟你玩个游戏。”

 

   未完不待续


* 地府设定请浮云,一切向黑金实力低头,萨魔王纯粹躺枪……

* 那句英文没手误

* 图为脸圆一身黑的小马&脸黑一身白的小萨【


 @天色尚青 来看少帅!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