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警界恋事多1-2

    警界恋事多

    挖坑,另一对警廉主角从其他角度观看反贪风暴2的故事【不  试试看能不能和 @江湖我最帅 故事联动上哈哈哈哈,然而更新速度未知


   1  调职

   杨光这几天很是闷闷不乐。

   不只是每日巡街都被入了秋却仍是热辣的太阳晒得发蔫,休息时在餐厅同样也是长吁短叹,事态发展到连一杯刚做好的fruit punch都无法拯救他心情时,同屋的伙计们终于觉察到了事态严重。本着关(bu)心(bei)同(tuo)僚(lei)的原则,一屋人果断将叹着气准备收工回家挺尸的谈判专家堵在了门口。

   “也没什么,就是豪sir让我返PTS……”依旧是恹恹地趴回桌上,杨光答的有气无力,却让同事们炸开了锅。

   “哈?杀手豪终于忍不了你了?”

   “那也不至于要回去重新做学警吧!”

   “可阿光最近也没犯什么大错吧,假装肚子疼偷懒少巡半条街是上个月的事了,上回私下换班去看赛车不是检讨了吗,倒是最近罚单有点少但也…”

   “停停停!”杨光赶忙打手势制止老鬼的喋喋不休,“再说我直接被革职了。也不是做学警,就是豪sir说返PTS去再训一轮,考过体能测试之后推荐我去重案……唉,可愁死我了。”

   “………阿凤别拉着我让我打死他!”打破室内短暂沉默的是暴龙一声怒吼冲破云霄,被死死拽住还要顺手抄起桌上什么砸过去,杨光真觉得此刻的暴龙实在是人如其名半分不差。“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唉,你也是的,有这么好的机会还郁闷什么,不知道暴龙的志愿就是进重案组吗,我可帮不了你了。”一副痛心疾首表情,老鬼表示事不关己。

   “但是重案组会很忙嘛!你们也知道我没时间玩就会枯萎,而且我师父那么凶要是分去他的辖区我就不知怎么死……算了不说了拜拜明天见!” 眼见面前兄弟已经有进化成七窍生烟霸王龙的趋势,杨光赶忙躲过高速飞来的杂志抱头溜之大吉。

   “可是真的很烦啊……”一路奔上小巴逃回家,挺尸在床时杨光还在持续碎碎念。

   虽然在同事看来十分矫情,但这种机会于杨光来说真的算是一种困扰。怪只怪之前被师父的洗脑式教育感动正经上进了一阵子,现在可说是骑虎难下想再做个米虫都难。难道太优秀也是种错误?油麻地小王子瘫倒在床痛苦中,直到床头电话响起多次才拯救了他被各种蹂躏的头发。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装死,请在哔一声之后挂断。”半死不活状冲电话念叨完准备丢一边,听筒那边却传来不能再熟悉的笑声。

   “怎么啦重案精英!还没训就死了?”

   痞痞的声线夹着笑意,一瞬间让杨光精神了起来,握紧电话一个翻身牙咬得直响。“还没看你升职怎么舍得死啊,反贪先锋!你这收消息也太快了吧?”

   “十四姨的情报网哪能小看!哪天去PTS?我送你。”

   “下礼拜吧,不过你得闲吗?老妈说你马上去调查一科了,以后让方sir送算不算收好处?我好怕诶!”

   “少来!”

 

   再坐上方卓文爱车副驾时,已经是杨光结束两个礼拜特训之后了。眼瞅着平日里最是活蹦乱跳的油麻地小王子黑瘦了一圈又像个死狗一样躺下就不再动弹,方卓文再次感叹了下隔壁警察部门也太折磨人,完全忘记了当初自己ICAC入营受训时所受到的非人待遇。

   “还有气么?Honey说你受苦了,让我带你回去吃九大簋。”戳了几下见杨光完全没反应,方卓文认命叹了口气帮他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太累的话还是回家睡吧?”

   “不……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听见有的吃,杨光挣扎着爬起来抓住司机的袖子泪流满面,“累就算了,PTS的饭太难吃了!”

   “好好好先放手!”差点被他拽歪了方向盘,方卓文毫不留情伸手把人拍回座位,“十二姨说了,让你在honey家好好养两天。什么时候报道?”

   “后天,找我师父然后才知道分去哪组…”连打几个哈欠,杨光才开始打量身边西装笔挺连头发都越发齐整的私人司机,“哇哇哇,进了调查一科就是不一样,几有派哦?新环境工作如何?”

   “唔……”方卓文闻言,形状颇佳的薄唇轻轻抿起,表情深奥地转过头来浅笑道,“ICAC的事,不方便透露。”

   “……噗。哈哈哈小文你变的好cool!不过好搞笑!”

   “哈哈哈跟我们新上司学的!还有,叫我表哥!”

 

   作为全港三万多个普通警察其中一员,警察总部这种地方,杨光还真是头一次来。

    打从警校毕业就被分去油麻地警署做pc,他这几年下来每日都是循例走那几条街道,一成不变得连居民家的狗都跟他十分熟悉。即使是后来做了PNC,无论集会或是出任务的范围也未出过西九龙范围,冷不丁被通知到总部报道,望着眼前气派到有些夸张的大楼,即使是向来开朗活泼自来熟如杨光也免不了有些紧张,就好像几个小时前站在师父面前等候调动结果一般。

   “这么快就能被推荐调重案,看来最近终于有些上进了。”翻看着PTS送来的评估,黑面神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表情满意得却让杨光腿肚子都有些转筋,生怕他下一句就…

   “嗯,过来帮我也不错。”话一出口就看见自家徒弟努力维持的笑容上僵出一道裂痕,彭国栋等他脸色几变之后才慢悠悠地转了话锋,“不过,总区重案最近缺人手,还是优先考虑那边。”

   “真的?!”已经在心里飞快描绘了之后毫无闲暇时光的悲惨生活,杨光只觉得听到后半句天又有点亮了,一时间连控制情绪都没做到。

   “不用跟我这么高兴?”彭国栋十分了解自己徒弟的脾气,但还是板着一张脸敲击桌面。

   “不会当然不会!”心情都好上几分,杨过笑得眼睛弯弯卖乖打趣,“能在PNC和师父学习已经是很大的福气了,我是怕福气太大承受不住,毕竟师父你是警界的楷模我们学习的典范…”

   “打住。到了新的组少说话,多做事。”直接把马屁拒之门外,彭国栋面上也缓和了些,交代几句便把调动通知递了过去。

   “总区重案2A组,下午准时去报道。”

   笑意还未褪去,有些兴奋的杨光并没有注意到自家师父报出组名时一瞬间变得有些微妙的表情。

   

   2  重案

   总区重案2A 325。

   站在大房门口看着门牌,杨光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没什么经验,但之前见过调组的同事通常都会在报道后由直属上司介绍给分组的同事,但方才在总督察办公室里,那位黄sir看了眼档案档案只是轻描淡写摆了摆手让他自己去大房找刘督查,一脸的不待见甚至连例行公事的微笑都没见到。似乎被分到了麻烦的地方啊…退出房门的瞬间杨光不禁在心里打起了鼓。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曾经的油麻地小王子别的不会最拿手就是随遇而安,挂上职业化的笑容推开房门,声音满满都是斯文有礼。

   “请问……刘sir是不是在这…里…”

   眼前所见险些让他把后半句要说什么瞬间忘掉。之前参观过师父带的西九龙重案一组,警员们的专注与速率曾经让他惊叹不已,没想到今天这种惊讶又再重现,却完全是另一个方向的。

   被叫做是大房其实这间办公室并不是很大,于是就更显得一切拥挤而促狭。靠门的空桌上散落着的彩色书页怎么看都不会是卷宗,第一桌的兄弟手中的漫画看起来挺精彩的,一旁的女生专注望着手中的化妆镜,好像睫毛膏还没涂完的样子。剩下两个一个紧盯着电脑屏幕另一个则捧着泡面碗吃得不亦乐乎,大哥有没有搞错现在才两点这吃的算哪顿?杨光腹内全都吐槽了一遍才发现这帮人各忙各的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无奈轻咳一声敲了敲门,提高几分声音又再重复了一回。

   “找刘sir啊!他刚出去了唔…”这回答话的是吃到正爽的手足,为了说话咽下一大口还险些噎着。拍了半天胸口之后这位兄弟再看向杨光,却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咋呼起来,“诶你是刘sir细佬对不对?”

   “啊?”这问题来的太突然让杨光猝不及防,还在想着自己好像的确不认识那个什么刘sir的时候已经被纷纷丢下手里私事的同僚们团团围住参观起来。

   “都没听说刘sir有弟弟,不过真的蛮像的。”说话的女孩子一身利落装扮,个头高高的几乎可以平视杨光。

   “他有也不会告诉你啊傻!”方才那位泡面兄看起来异常活泼,表情也很丰富直冲着杨光挤眉弄眼,“怎么,帮办家里出什么事了吗你来找他。”

   “你又胡说!”刚刚看漫画的肥仔一书本就招呼过去,泡面兄不甘示弱抄起文件格挡,场面顿时一片混乱,杨光被夹杂在嘈杂最中心即使身经百战的口才也一时施展不开。

   “堵在门口做乜,唔使做嘢啊?”

   “帮办。”“帮办。”

   闹成一团的众人顿时被这把带着强烈不耐烦的声音压制住安静下来,表情却是不甘不愿地四散回自己位置,闹最凶的泡面兄甚至不大不小地翻了个白眼,留下杨光一个站在原地略带尴尬。

   “你咩人来嘅?报案在前台。”声音的主人表情也不怎么高兴,打量了下杨光皱了皱眉。

   “不是,我是油麻地警署上调的SPC65249我叫杨光,是来向刘sir您报道的!”站直身子一个标准礼,杨光一秒就看出来者身份。怪不得手足们方才那样猜测,眼前这位刘sir和自己样貌还真有六七分像,只是年纪大了些,胡子也没刮干净,配上一身皱巴巴的西服显得十分邋遢,哪有他警界小王子这么干净帅气。

   “知道了。”不知眼前这位新下属此刻的腹诽,刘保强尽起上司职责给他介绍手下们。

   “蔡仔。”啊方才那位带耳机玩电脑的,好像不太爱说话的样子。

   “高妹。”人如其名…居然还没穿高跟鞋诶。

   “肥皂。”大佬下次交换漫画看怎么样。

   “阿叉。”吃泡面的确要用叉…诶到底是什么时候吃完的?!

   随着一一打过招呼杨光心里的吐槽也转了一圈,刘保强点点头,也是没什么欢迎新人的热情。“新丁,你们罩着。”

   “安心了帮办。”脸上堆满笑仿佛刚才翻白眼的不是自己,阿叉在杨光和上司之间看来看去,“帮办你们真不认识啊?还以为是你弟弟…真是说出去也没人信这么像的哈哈…”

   “你很闲啊?去干活。”刘保强完全不觉得好笑,对杨光交代了一声跟着阿叉学便又要开门离去。

   “让我们干活自己还不是去闲逛。”讨了个没趣,阿叉坐下小声嘀咕着,招手想叫杨光过来接受师兄的教诲,却见这位新丁紧随着刘sir的脚步追了出去。

   “刘sir!”尽管新上司臭着一张脸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刘sir应该有看过file,知道我是在做PNC的吧?”

   “……那又怎么样?”好像有瞄到但完全没在意,谁会记得这个。刘保强不知这新人要搞乜事。

   “因为PNC的性质是24小时on call救人,所以希望刘sir可以通融我在不忙的时候兼顾那边的工作。”小心观察着刘sir面部表情,杨光将话说的尽量圆满,“以往做巡警工作时间固定,重案组的话……当然,我会以本职工作为主绝不影响全team成绩的。”

   靠。刘保强此刻直想问候上司黄sir全家,塞给他个一心二用的手下算怎么回事。然而新丁正用满是认真保证的眼神看过来,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就这样吧。俾D心机做嘢。”

  挥了挥手,没有迎新party没有欢迎致辞,新上司刘保强高级督察就这么消失在了杨光面前,直到够钟放工都没再出现。

 

   “重案精英,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夜晚的例行电话中,反贪先锋精神状况不错。

   “不怎么样。”懒洋洋窝在被子里,杨光想起下午在食堂听到的闲言碎语百感交集。“表哥,我好像有点……前途未卜啊!”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