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食物三十题 之 16-25 (多CP乱斗段子合集)

旧文搬运囤粮,壮哉我大古仙tag  对不起最后五题坑了【


16  一起做漂亮的点心    项少龙X夏松荫  《项老师的教育生涯》设定背景)

第五次深呼吸,项少龙在心底默念起了静心咒之类的东西以免自己做出在幼儿园厨房发情这种会被万众唾弃的禽兽行为,但似乎作用并不是十分明显。

偏生眼前扰乱自己那人又挂着一脸万年不变的温暖笑容伸手过来让自己试吃刚调好的奶油,项少龙此时此刻真真觉得,天要亡我。

想他项少龙,身家清白,一生正直,除了没考上警察这个污点之外人生可说是一片无暇,为何偏偏要给自己这么巨大的试炼,难道真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项老师?”见身旁人似乎陷入神游,夏松荫伸手过去他眼前晃了晃,“实在不好意思,叶老师他们今天临时都有事只能找你来帮我烤这些玛芬……我之前答应小朋友们体育课之后做给他们吃的,不想让他们失望,麻烦你了。”

“……不会!怎么会麻烦,不麻烦。”从纠结中惊醒,项少龙努力让自己继续集中在眼前的蛋糕上,“但是我不太擅长这些,总不成形。”

“……可能是捏的方向有点问题。来你跟着我做。”仔细研究了下项少龙手里凌乱的面团,夏松荫伸手过去握住他手指指导力度和形状,却不知这番动作让旁边那人思考断线差点三魂不见了七魄。

已经基本听不清身边人说什么,纯情的少男项少龙此刻只能感受到指尖传来的轻柔触感以及那人近在咫尺的温热鼻息,一时间气血上涌管不得三七二十一就大力反握住了夏松荫的手指把心一横就要陈明一直以来自己的心思。

“夏夏夏老师我……”

“夏老师!我们下课啦!!”

“夏老师夏老师蛋糕呢~~”

“诶~项老师你在干什么啊?你脸好红诶!”

看着破门涌入的小朋友群尤其是为首指着自己笑个不停的小孩,项少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只想一头磕在灶台上死了算了。

“杨,小,过!”

 

 

17  醉酒吐     方卓文X江迪辉(接第七题)  

打发走了扒门口想看热闹的小弟们,关紧了房间门方卓文只觉得一个头是两个大。

不过麻烦是自己捡回来的,打掉牙也得自己咽。将沙发上醉的不省人事那人扶起拍拍脸颊,还是没见有一点醒来的迹象。只得取了热毛巾来给人擦干净脸上的酒渍,帮忙除了外套不至于太过气闷,顺道还要再想办法灌点热茶进去帮忙醒酒……一向习惯了在家伺候几位女性长辈尤其是容易宿醉的十四姨,方卓文做起这套工序来可谓是驾轻就熟。只不过条件反射伺候完酒醉这位爷之后才想起来现今自己也算是有些名堂的黑社会了,一向威严的文哥不禁瘫倒在旁边沙发上一阵气闷。

顺手把外套口袋里刚刚被自己看到的警员证拿出来仔细端详,方卓文眼神不禁一暗。

江迪辉。毒品调查科吗。

虽说ICAC并不隶属警务总署管辖,但同为纪律部队方卓文也一向视警方的人为半个同僚。听他刚才提到的什么华西街辉哥,大概也是个做过卧底任务的伙计。都说卧底结束之后回归警队的日子不会很好过,看眼前这人,现今的文哥不得不苦笑了下想到了自己的将来。

不过没等他伤春悲秋多久,沙发上的江迪辉就似乎开始清醒了起来,嘟囔着意味不明的文字竟是自己慢慢坐起了身。

“……你怎么样?”坐过去扶住肩膀以免他又再倒下,方卓文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又犯了老好人的毛病。江迪辉不再答他,反倒是一双手伸过来毫不轻柔地捧着方卓文的脸颊,看过来的眼神空洞又迷蒙。

“……喂,差不多行了松手啊。”与其说被捧着脸不如说是被掐着,醉鬼的力气一向很大更何况刚才撒野时候明显看出身手不错的江迪辉,方卓文只觉得自己的脸被挤压得扭曲成一团,很辛苦才忍下想要一拳揍过去的冲动。

“你……”倒是出乎意料地乖乖听话放开了手,江迪辉歪头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眼中的迷蒙渐渐转成疑惑,但还没等问话说出口,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再抑制不住哇的一声将身前人吐了个满身白花花。

“………………我新买的外套!!两千多啊!!”

 

 

18  被白开水呛到   宇文轩X戚少商  《项老师的教育生涯》设定背景)

宇文轩从小到大,都一直是个十分平庸的小孩。

大概是被五个姐姐簇拥着长大却没有得到唯一男丁应该享有的偏爱,一直以来宇文轩得到的评价都多是安静,乖巧,平和,就像他的名字,温和儒雅,却从不锋芒毕露。

不过自己也习惯了这种从没优秀过的日子,向来都是班上的乖宝宝,却从不是老师口中的好学生。从来不参与班上淘气学生的打闹,但也和尖子们的学习团体无缘,就连最为叛逆的初中时期宇文轩都是平平常常地度过,没有出格的举动,没有任何大胆的尝试,就连懵懂的初恋,也和少年人不管不顾的早恋模式完全不沾边。

一切就像宇文轩最爱的那杯白水,尝之无味,却也平淡无波。

不过即使家长对他这种老僧入定型的早熟状态习以为常,升入高中以来,越发游走于中下游的成绩还是引起了父母的不满。

所以暑假的这一天,宇文轩只能百无聊赖地在家等着那个所谓被人介绍找来的大学生家教上门授课。并不是自己无心向学,但资质就是这样又有什么办法。捧着一杯白开水慢慢往下灌,宇文轩看着摊在桌上的课本又开始了神游。

不过很快的,门铃与自己母亲的开门招呼声就打断了他的思绪,下一刻听到的声音更是实打实的让他一口水喷出来差点呛死自己。

“伯母您好,我是项老师介绍来的家教,我姓戚。”

拖鞋都顾不得穿就这么狼狈地奔向客厅,看清门口站着那人那刻宇文轩才确定了方才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学,学长……怎么……”一直以来的平静淡定仿佛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宇文轩一时间差点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宇文?”戚少商也有一瞬间惊讶,不过很快又浮起淡淡的笑容,“听项老师说朋友家的小孩想找大学生家教,原来是你。”

“我很严格的,看来这个暑假,你要吃点苦了。”

 


19  滚烫的米粉   当当Max

 

那一晚,李当睡的很安稳。或许是因为环境变得舒适,亦或是直至凌晨的放纵耗费了太多体力,一向的浅睡眠像是已离他而去,就这么沉沉地睡到隐约能感觉到清晨的阳光覆上自己眼皮,暖暖的让人更加不想动弹。

那之后,却做起了梦。

身体似乎游走于清醒与沉睡的边缘之间,李当也很难界定浮现于脑内的残碎片段究竟是梦,又或者是记忆的倒影,晦暗不清的黑白色调,空荡冷清的那个似乎曾经叫做家的地点,形形色色不同模样的陌生男人,还有以为早就忘记了的,离自己而去的母亲。李当的精神似乎十分不愿忆起这些景象,眼皮却沉重地不管怎样也睁不开来,就这么一点点看着它们闪过,出现,又再消失。

再然后,他看到了max。

到了香港之后,日子总算比在菲律宾时好过许多,但即使那个人给了他栖身之所,平日里也像父亲一般照顾他们的生活,李当心里却始终存着抗拒。因为从那时候他就明白,所得到的这一切,都必须要用自己的整个人生去换,而且别无选择。

但max和自己不同。他似乎从不觉得这种任人摆布的人生有什么不对,也从不觉得他们所学的所做的那些和任何一个同龄小孩都完全不同的事情有什么错误,小小的李当甚至有时会觉得,也许陈雄和自己对max来说,就已经是整个世界。

单纯得可怕,也很可笑。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从那个时候起,自己视线范围内总是黑灰昏暗的世界,开始有了些色彩的出现。说不清那些色彩来自哪里,也许是max选给自己的全都亮到扎眼的黄色外套,也许是两人偷溜去买回来的成人刊物,也许是每次深夜肚子饿跑出去觅食时,总是永恒在街角摆摊的老板亲手煮出的一碗的米粉,又或者是,会被米粉烫到时候max脸上那种无奈又满足的微笑。

再后来,更多的不同颜色侵入了自己的世界。

十二岁第一次杀人时,衣服上溅到的血,混合着艳黄底色,让人绝望的红。躲在屋角一夜不眠时,身旁那人紧拥着自己力气大到能看清手背上的血管,异常柔软的青。十六岁生日时朦胧迷离的醉,禁忌暧昧的白。再然后……

猛地睁开双眼,李当竟似是刚刚劫后余生一般惊魂甫定地喘着粗气,额角渗出的汗早已将枕头打湿,一时还没能从方才的梦境中抽离自己,机械性地转头打量了一番身边的景象,还是昨日入住的房间,而身边那人对自己的醒来毫无反应,仍是安稳地睡着。

即使轮廓比年少时深刻沧桑了些许,肩颈上零落的咬痕与红印更是诉说着之前的疯狂,但睡梦中的max很静,丝毫感受不到平日的戾气,就像是方才梦中一样单纯可爱的容颜。

“max……”无意识伸手过去在自己昨夜尝过多次的唇边轻柔摩挲,李当怔怔地开口似乎仍是梦呓,“……想不想吃米粉?”

“…………嗯?”声音与动作都不算大,但已足够将人唤醒,max皱着眉头很不情愿地揉揉眼睛,却是没听清方才的话,“当当……你刚说什么?”

“……没什么。”一瞬间思绪从回忆中清醒,游离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明,李当按住身下人手腕俯身过去,含住耳垂缓慢地一下下绕着耳钉舔舐。

“只不过……好像又有点饿了。”

 

 

20  吃大蒜   张人杰X十仔

“stand。”看了眼自己面前的黑桃A,十仔一双大眼睛笑成了弯月牙。

“又是开局就不要,不信你真的运气那么好,我要再拿。”张人杰揭开自己底牌看了看把握十足,再抽一张瞬间整个人都泄了气。“shit,又爆!”

“哈哈哈哈!别忘了我叫十仔嘛,black jack。”拎起自己的底牌10无限炫耀地在张人杰眼前晃悠,十仔扬了扬下巴遥指桌面上的赌注,“来吧杰少爷,刚你说要double的,吃两个。”

“吃就吃……”扁着嘴拿起桌上的大蒜往嘴里塞,杰少满脸郁闷,“我说亲爱的,你难道不觉得澳门最大两个赌场的老板在家赌吃大蒜这种事情很奇怪吗。”

“不会啊,整天玩筹码都厌了,这样多有趣。”反正也不用我自己吃。默默在心里加了句注解,十仔的心情越发美好灿烂,“21点每次都赢,下局改梭哈怎么样。”

 

“raise!raise!raise!”拿到第四张手牌的时候学不乖的张人杰又再次进入激动状态,最后一张翻到手的瞬间更是开心到恨不得窜上桌子打滚,一反手把底牌拍上桌满满都是自豪,“8,9,10,J,Q蛇,你一把最大是5的明牌怎么跟我比,这局我赢了!”

“嗯嗯嗯……好顺子。”顺着对方手指看向自己牌面的2345,十仔点点头颇为赞同顺手也揭开了自己那张底牌红桃A,“不过,我好像也是顺子诶。”

“别忘了梭哈里我这个大哦。”一边一个深深的酒窝十仔送给石化中的杰少一个甜蜜微笑,连蹦带跳奔到厨房拿“赌注”去了。

“…………不公平!我是玩德州牌的啊啊啊!!”

 

“唔,我也可以陪你玩德州牌啊,免得你说我欺负你。”夜晚,心情大好的赢家十仔窝在沙发上边往嘴里塞蛋卷边安慰旁边已经满身鬼火怨念的人。

“好!只要你不用换牌术,现在就玩!不赌吃大蒜了,我们赌……”脑内一瞬间转过各种儿童不宜,张人杰凑到十仔耳边声音低沉语气暧昧,结果还没说完就见那人脸色一变利索地将自己踹下了沙发。

“少来,吃那么多蒜今天别碰我!”

 

 

21  夏日海边吃西瓜     项少龙X夏松荫(《项老师的教育生涯》设定)

炎炎夏日,在海边感受扑面而来带着些盐味的清爽海风,实在是很惬意的事情。

再配上一块清甜的冰镇西瓜,更是绝佳的享受。

如果旁边还坐着自己暗恋许久的那个人,那简直就是……天堂!吹着海风抱着西瓜靠在夏松荫身边,项少龙感动得泪流满面。

当然,如果能忽视掉眼前这群小魔怪的话,人生就更加美好了……嘴角抽搐地拿掉刚被扔到自己头上的西瓜皮,项老师的人生永远都不够完美。

“夏老师喜欢海边吗?”好不容易绞尽脑汁想出个堆沙子大赛把那群小朋友注意力全牵制走,项少龙终于可以享受与夏松荫的二人世界,虽然仍然是没话找话说。

“喜欢啊!要不是今天要看着小朋友们,我一定拉项老师去打沙滩排球了。”话虽这么说,夏松荫看着不远处小孩子们的身影还是满带欣喜。

“不过今天好晒啊,夏,夏老师要不要涂点,防晒油什么的……”眼神顺着看向远处沙滩排球美女们,项少龙突然得到灵感结结巴巴地说出了有点不怀好意的建议,反正被拒绝也……

“诶?也好啊。”

苍天!今天是我项少龙的幸运日吗!会不会从此用完了幸运值出门就撞车喝水都塞牙?!

看着眼前乖巧柔顺【他自己眼里】趴在沙滩椅上将整个白皙赤裸的后背摊开在自己面前的夏松荫,项少龙调用了毕生的毅力才控制住了想要喷出鼻血的冲动,颤抖着双手扭开防晒油瓶盖,涂满了自己双手却不知从何处开始擦起。

“夏……夏老师身材不错嘛。平时很少晒吧……”不由自主咽了下口水,深呼吸数次不管怎样先聊几句缓解紧张,虽说出口的话连自己都觉得颠三倒四。

“还好啦。项老师就比较……健康色的样子,等下要不要也帮你涂点?”斟酌了下用词,夏松荫扭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笑笑。

“诶,我一般不用,黑一点才够man……”被眼前美景加上笑容迷得七荤八素,项少龙完全不过脑子地接了话,说出口之后才后悔得差点想掐死自己。

“对哦。项老师你说得对!那我也不擦了!要跟项老师一样man一点才好!”夏松荫像是被点醒一样利索地从椅子上蹦起来,“项老师不麻烦你啦!我去看看孩子们玩的怎么样了。”

 

夏日,艳阳,海水,沙滩,开心玩闹的小朋友,抱桌子哭泣的项少龙,幼儿园今日的校外活动,也是其乐融融呢~ 

 

22  高级餐厅吃牛排     宇文轩X戚少商(《项老师的教育生涯》设定)

再一次打量下身边的用餐环境,戚少商始终觉得,自己不是十分适应这种地方。

即使升做高级督察后必要时也会参与警队的应酬,但这种出入客流大多以情侣为主的法式餐厅,平日里还是基本不曾踏足。尤其是将自己邀约来的是曾经的学弟,戚少商就更觉得这场合似乎是有所不妥。

“Sunnie姐,我当然会给你面子的,明天片场见吧。我现在有事,不聊了,抱歉。”没有让戚少商等待太久,他口中的学弟很快就打着电话出现在了餐厅里。收起手机冲戚少商点点头,宇文轩笑得略带歉意,“不好意思,学长等了很久?”

“不会。”戚少商摇头,看向宇文轩时心里不由自主想起了之前在杂志上看到的温润如玉四个字。自打之前在警局重遇,戚少商就越来越觉得,这个曾经的学弟真的和自己记忆里的样子变了很多。

“这个时期拍片高峰,工作会比较忙。不说这些了,学长饿了吧,这里的招牌菜很不错的,不如试试?”征求了戚少商同意后,宇文轩叫来侍应翻开尽是法文的菜谱亦是得心应手,“要两客今天的主厨推荐安格斯牛柳,一个龙虾刺身,一个南瓜汤,再加一个柠檬梳乎厘。”

“你似乎很熟悉这里,经常来?”看看周围桌上的情侣们,戚少商有些了然于心。

“……也没有,偶尔应酬而已。不知道学长爱吃些什么,就自作主张了。”看着自家学长的态度,宇文轩却有些不太自然。

“无妨。”随口答着,戚少商却是又想起之前在警局听小师妹们在面前八卦的新闻,“刚刚的Sunnie姐,是不是就是杂志上说的那位……”

“嗯,但是……其实是有些误会的。”皱了下眉头,宇文轩竟是不知从哪里解释才好,一时间淡淡的尴尬漂浮于沉默的空气之中。

之后随着餐点的一一上齐,二人除去进食间隙点评下餐厅的手艺之外更是一时无话。宇文轩时不时伸手去挂断不停震动来电的手机,心里却思绪万分想着如何与学长解释清楚,但还没等他想好,戚少商已经表情复杂地先开了口。

“宇文,有些话大概不太适合学长来说……不过你应该明白,娱乐圈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稍微停顿了下,戚少商斟酌着用词,“学长希望你不要迷了路……也对感情认真些。”

“其实学长也不是……”看着眼前学弟似乎是一瞬间僵住的表情,戚少商反省了下自己是不是说的太重,正想安慰两句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抱歉宇文,局里有事我要回去下,下次再见了。”

“嗯…………”无意识地应着,宇文轩脸上依旧挂着平日里万年温润淡定的表情实则是呆滞万分地看着自家学长离开的身影,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思维都和身体一样彻底僵掉。

刚才学长是不是说他……对感情不认真??

像自己这样暗恋学长十五年丝毫没变过的也叫做不认真的话,那么……什么才是认真?!

 

 

23  冰淇淋      戴展硕X梁家豪

老话说的好,猫和狗是永远的天敌。尤其是同时饲养二者作为宠物的家庭,基本上每天都会在不知这两者什么时候会一个不合就掐将起来的提心吊胆中过着日子。

很不幸,此时此刻的戴展硕,就处于这种如履薄冰的状态之中。

只不过趁着休息日到超市去采购生活必需品和狗粮,而且自己出门时已经看清楚家里两尊大神都睡的很是安稳。但还没走近自家院门,屋内Rocky充满攻击意味的吠叫就彻底击垮了戴展硕一直紧绷的神经弦。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狼狈窜进家门,果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已是一幅剑拔弩张的气氛,平日里温顺听话的Rocky已满是凶相磨着牙齿恨不得是下一个瞬间就扑上去撕咬的架势,站在沙发上那人更是张牙舞爪的癫狂状态,顶着一头杂乱的毛肆意散发着睡眠不足带来的戾气。

“Rocky!NO!Sit down!!”见势不妙戴展硕只能先把听话的那个大声喝止住,同时飞身扑上沙发从后面把更难驯服的那个死死拖住,这只大型野猫发起狂来别说一只狗整个家都能被掀了。“我的天,梁sir,梁警官!这又是怎么了?我不就刚出门去买个东西的功夫?”

“怎么了,你问你的狗怎么了!”被紧紧箍在怀里还不忘伸出脚去企图踹人,不对,是踹狗,梁家豪把火气全撒在了狗主人身上,“我睡前放在桌子上的冰激凌!只吃了两口!一起来发现全被他偷吃光了!”

“阿豪,他就是个狗,你fuck他也是没用的。”满头黑线地伸手过去把梁家豪高高竖起的中指握了回来,戴展硕为每天都这么一点小事就猫飞狗跳的生活默哀一分钟。“我刚去超市给你买了红豆雪糕,别闹了啊,乖。”

“这还差不多……”听见有的吃梁家豪表情才有一点缓和,没过几秒又蹙起眉头觉得哪里不对劲,“哪里是我在闹,明明是你的狗在闹……要是有下次,我就连狗主人一起踢回新界北巡山。”

“好好好……下次Rocky也不会了,是吧Rocky?Good dog~”

莫名其妙就差点又跟家里这个人形野猫大战一场的Rocky表示实在不懂主人最近的心思,接下来的场面也好像要有点少狗不宜的趋势,叹了口气摇摇尾巴,Rocky决定还是到后院去找豆豆玩,当然走之前还不忘跑进主人房间里翻了一通找点小玩意讨好自己的女朋友。

 

后院

豆豆:「Rocky啊,怎么刚刚又听见你在屋里吵架啦。」

Rocky:「还不是展硕新捡回来的那个人,看见我就好凶的。不管他们了,来豆豆,我刚找了新玩具给你。」

豆豆:「咦这是什么啊,一个个小小的袋子。」

Rocky:「我从展硕抽屉里找的,之前见村口小孩子玩过,吹起来好像气球一样,可好玩了。」

豆豆:「诶~可是,我们要怎么吹呀。」

Rocky:「呃……」

 

卧房

“阿豪你听我说我真的没出去鬼混,我也不知道怎么那些套子就没了你听我解释……”

“滚!!”

 

 


25  街边的麻辣小龙虾     方卓文X江迪辉(接17题)

再见到江迪辉时,方卓文已经恢复了自己的身份,回到ICAC继续做着他的纪律部队。之前的担心似乎是有些杞人忧天,一切都还像是以前那样紧凑而有条不紊。作为李胜文存在过的那段时间彻底被揭了过去不再提起,若不是一次对毒品调查科高层的循例调查,方卓文基本连遇到过江迪辉这种事情都差不多忘记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对方也许是对自己当初壮烈牺牲的两千块贵价外套印象深刻,刚一碰面就惊讶地把他这个当初的文哥认了出来,等到收工时间还专程等在门口说要请自己吃一顿,热情得让方文卓实在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实在不好意思方sir……”一直到找了家大排档坐定,江迪辉还在不住地表达着歉意,“之前的衣服钱一直没赔给你,吃饭你也不让找个好点的地方,我真是……”

“都说过那天是乱盖的啦,别放在心上。而且这里的菜很好啊,我这种工作性质,真让你请去高级酒店才是会有麻烦。”看看新鲜上桌的麻辣小龙虾和冰镇啤酒,方卓文也是心情不差,“之前的事就别再提了,还有也别方sir方sir的,叫阿文就好。”

“嗯,文哥。这么会不会有点自来熟?你也叫我小……叫我小江好了。来,吃东西。”不自然地停顿了下,江迪辉很快又抿起嘴恢复热情洋溢的样子,只是似乎有些神游他方地直接拿了只虾在手中摆弄,还没等方卓文出声提醒就被虾头上的尖刺戳到了手指。

“不是那么剥的。”见他笨手笨脚,家务技能一级的卓文哥又再忍不住照顾人模式上线,随手就剥好几只送到对面的碟子里,“你那么个吃法,几双手都不够扎破的。”

之后的用餐气氛可说是很愉快,江迪辉阅历丰富见多识广,除了刻意不再提起彼此的卧底生涯之外,也算是聊的十分投契,加上选中的店家手艺的确很好,等到各自回家时,方卓文已是酒足饭饱还略带点微醺。只不过没想到的是,才刚刚踏进家门就被几双手联合起来按在了沙发上。

“又搞什么啊Honey,我刚吃饱好累啊,麻将不打了有什么活儿留着明天干啦。”看向自家外婆不怀好意的笑容,方卓文赶紧挂起免战牌。

“少来,偷偷出去跟人约会了是不是?”凑过去闻闻外孙身上酒味,外婆一脸八卦。

“什么约会啊,我吃饭去了。”

“刚刚你十四姨回来都跟我们说了!说看到你跟人吃饭,还殷勤地很帮人剥虾。”十二姨一边翻时尚杂志一边还不忘转卖一手情报。

“对对对,她还说,那人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好可爱的样子!”十三姨夸张地在空中比划。

“小文你也是的,什么时候认识的,也不带回来给外婆看看!”捶一拳不肖子孙,外婆满是欣慰。

“……是,我是跟人出去吃饭。就跟十四姨说的那样,他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可爱的,还有酒窝。”被叽叽喳喳围在中间吵的不行,方卓文双手一摊无奈地翻起白眼,“但十四姨有没有记得告诉你们,那人是个男的啊?!”

“……………诶?我刚没说吗?”也带着点醉意从浴室探出头来,十四姨一脸抱歉,“哎,可能是忘了。”

“……搞什么啊你这人讲八卦也不说清楚!”

“害我白高兴一场……”

“不过小文啊,要是你真的……外婆也不是老顽固的……”

“…………救命啊你们放过我吧我要去睡觉啦!!”


25  玛丽苏店长端出一个金水晶琉璃草莓泡沫五彩银河奶昔   杨过X郭靖  《我的表哥是祸害》【没这种文】背景设定)

拉着郭靖走进这家甜品店,本身只是杨过一时兴起而已。

毕竟这是郭伯伯接受自己之后两人第一次上街,杨过基本状态就是开心到看什么都觉得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灿烂万分,所以在路边看到这家门面打扮得十分粉红浪漫充满少女气息的甜品店时,杨过想都不想就握住郭靖的手走了进去。

但在店里等了许久终于看到有个人端着什么东西走出来的时候,杨过却有种恨不得把刚才兴冲冲跑进来的自己直接揉吧揉吧掐死在过去的冲动。

“丁鹏你是不是有毛病!不在银行好好呆着跑这儿来干嘛!”看见从小跟自己掐到大的叫做所谓表哥的生物,杨过就忍不住炸毛拍案而起,“还有你端的是什么鬼东西!”

“第一,这是一航的店,今天我放假。第二,我手上这个东西叫做「金水晶琉璃草莓泡沫五彩银河奶昔」,是特意做给「郭世伯」尝的限量版。”无视杨过的炸毛挑衅,丁鹏好整以暇地开口并在郭世伯三个字上加重了咬音,“第三,以后在外面,记得叫我表哥。”

“来,郭世伯尝尝看。”欠了欠身将杯子递到郭靖面前,丁鹏本就修长的身材被黑色侍应服衬得更为挺拔。虽说对自家表弟一向看不顺眼,但他这个情人在自己看来还是颇有几分可爱的。

“这……过儿……”看看眼神交流中似乎快打出火星来的表兄弟二人又看看桌上诡异的冰品,郭靖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被杨过一把抓住手扯出了店子。

“郭伯伯我们走,不在他这边吃东西!”

“……出什么事了?”刚在后厨准备甜品的店长探出头来一头雾水,“……桌上那杯不是我刚才准备丢掉的边角料?怎么拿出来了。”

“没……什么事都没有。”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