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项太傅的奇幻漂流7-10 (洛阳城篇全文完结)

旧文天雷,lft复活搬运囤粮,壮哉我大古仙tag


7

上回书说到项少龙失足跌下山时刚巧碰上了接收器时空转移,不知过了多久又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醒来,事实上,他十分希望自己再也醒不来才好。

不过经过了在圆月山庄时候的精神高度紧张,刚刚苏醒的项少龙面对一张又是和丁鹏杨过完全一样容颜的瞬间简直心跳吓停了一拍,尤其是对方向自己额头伸出的手里还不知握着什么看不清的东西,条件反射之下项少龙断喝一声从床榻上一跃而起,擒住递过来的手腕利索地使出一招标准格斗技将来人狠狠地按在了墙上。

等等,按在了墙上??

目瞪口呆看着轻而易举制服来人的双手,对自己战五渣事实已经基本认命的太傅大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次穿越的难易度设置,恍神间那男子已开口求饶,白皙的俊脸上写满了苦痛难忍。

“你……不会武功?”慌忙松开手,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太傅大人内心开始酝酿升腾。

“在下只不过一位普通的仪容师,又怎会是习武之人。”轻揉着自己被勒出瘀痕的手腕,男子缓缓开口,的确多了几分项少龙未见过的儒雅文弱。“方才在下只是想替侠士擦一擦额汗,并无加害之意。”

“实在抱歉!是你救了我……”连声道着歉意,项少龙再一次组织着说辞解释自己的身份,但方才心底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已然化为一阵狂喜直冲上来,顷刻间已在内心跳起了欢快的大腿舞,抑制不住上翘的嘴角配合上编造的凄苦理由,此刻太傅大人的表情怎么看都诡异非常,“我……被仇家追杀……咳,逃亡到此处……”

“如今时局纷乱,能够得一日安稳,也属不易。”男子见他神情有异,只当是有太多内情不便透露,“此处是洛阳城内的绰约堂,在下宇文轩。若是侠士不弃,自可在此休养。”

“不才项少龙,多谢宇文老板收留!”得此一句立刻就坡下驴,仍处在亢奋状态中的太傅大人就这么在这个名字俗而有力的新居所住了下来。

 

时间很快过去半月,这期间项少龙简直想高歌一曲快乐不知时日过,虽说现下这世界的时间点有些尴尬,但毕竟是仍处大唐盛世,其繁华昌盛程度岂是之前所处任何一处可比的。新任房东大人性格平和文雅,除了不聊政事之外其余时候都相谈甚欢,每日在洛阳城中游荡娱乐比之以往更是不知强了多少,再加上隔三差五来个大显身手帮宇文轩轻松修理掉上门滋事的地痞混混,精神上的满足感简直让太傅大人乐的睡梦中都要笑出声来。

不过内心深处偶尔会觉得,这世界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一日,项少龙难得的没有出门选择了坐在绰约堂内看着络绎不绝上门修容的客流,环肥燕瘦各色女子简直晃花了眼。太傅大人一向觉得男子从事仪容师这事相当诡异,在一次被宇文轩按在铜镜前往自己脸上刷粉硬是刷成一张和杨过他们三人一模一样的容颜之后更是在开门营业的时候自觉远远逃离,见他这么呆坐一日,宇文轩也觉得颇为稀奇。

“呐,宇文。”就在宇文轩差点以为他变作石头的时候,项少龙蔫蔫地开了口。“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我曾经,见过两个和你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想来这大千世界,自是会有很多巧合奇异之事的。”停下手中收拾工具的动作,宇文轩低头斟酌片刻,“不瞒项兄,在下初见项兄之时,也觉得非常惊讶。若不是在下自幼便是孤儿,一定会认为项兄是在下失散的兄长呢。”

“冲你这句话,我们大可以结拜为兄弟,哈哈。”想起已经再不会得见的滕翼王翦等人,项少龙不由得眼前一热,打个哈哈敷衍过去继续说起方才的话题,“但更为巧合的是……那两个人的,呃,情人,也都是生得同一副模样……很神奇吧。”

“所以,你的情人是不是圆圆脸,大大眼,不笑不说话一笑俩酒窝?”见宇文轩眼中惊讶渐深,项少龙一不做二不休把问题整个丢了出来。近日里绰约堂每天女子出入无数,却不曾见过项少龙认定该在这个世界出现的另一个主角,在可能会再次被闪瞎眼和每日被八卦心困扰之间,太傅大人毅然决然选择了前者。

“在下……并没有情人。”得到的答案却出乎意料地让项少龙几乎再次内心为自己幸免于难的狗眼跳起了欢快的大腿舞,但很快宇文轩又淡然一笑,补充道,“不过听项兄此言……倒让在下感叹项兄之奇逢了。在下的确倾慕一人,与项兄所言有八分相似……只是在下福薄,尚未见他对在下展露笑颜。”

“在下并不是顺着话拿项兄寻开心呢。”见项少龙一脸不可置信的僵硬表情,宇文轩起身自旁边的古董柜中取出一卷画轴,万分轻柔地展开于二人面前。

这段时日以来,项少龙已知这位宇文老板不但妆容手艺出众,画技更是了得,如今却是初次得见。画中一策马独臂男子跃然纸上,笔锋轻巧细腻,隐有黄沙大漠之苍凉气息透纸面而出。再见那男子容颜,虽比之郭靖多了几分沉稳厚重,眉眼间不露笑意,又不似卓一航欲语还休的哀伤,但搭上眼的那一瞬间项少龙就已知道,这的的确确就是之前自己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所缺失的那一块拼图。

“多年前听闻他年少威名时,在下就不禁在想,是怎样一个英雄,才担得起如此侠名。却不曾料到,此生竟有机会亲眼得见。”指尖隔空摩挲着画中男子缺失的左臂,宇文轩似是在讲,又更像是沉于自己的记忆中,声音愈发低沉轻柔,“都说他被奸人所害,断臂逃亡,才会沦落到这洛阳城外的山寨为寇……但于在下眼中,戚少商永远都是戚少商,没了盛名毁了基业又如何,若不是在下……”

“这些话……在下本是不该说的。许是和项兄太过投缘吧。”一时间似乎惊觉到自己太过沉浸说了太多,宇文轩收回眼神万分抱歉看向项少龙,却见对方深吸几口气,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重重拍上自己肩头。

“放心吧,宇文!虽然你可能不会明白,但以我的经验我跟你保证,你跟这位什么戚大侠的,绝对是缘分天定,百年好合!这是规矩!”半个月好日子过得已然乐极忘形的太傅大人掷地有声,只差拍胸脯许诺。

“……嗯?”

 

 

8

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有句电视金句是项少龙从小就耳熟能详的,那就是做人,最重要就是要开心。开心一点人自然过得好,但同样的也会在某些不应该的时候刺激着自己的大脑皮层异常活泛导致身体不能很好地适应自然秩序调节自身机能,用简单的人话来说那就是,睡不着觉。

似乎是因为最近好日子里值得兴奋的事情越来越多,一到夜里太傅大人就陷入望着屋顶浮想联翩不能寐的状态,今夜亦是如此。为了不耽误第二日正(chu)经(qu)事(wan),项少龙只能努力闭上眼睛给自己唱起颤颤巍巍的摇篮曲。可就像特意不让他安睡似的,刚有些困意就又被头顶瓦片细碎的踩踏声惊醒,想来,又是烟花有任务出动了。

是的,烟花。这个让太傅大人吐槽过无数次娘炮的名字正是他新任房东宇文老板暗夜里的另一个身份。

头一次在夜里被惊醒发现这个一直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孱弱文雅手无缚鸡之力的宇文轩竟然是个刺客,而且是等级很高那种的时候,项少龙差点被气歪了鼻子。一路尾随着目睹整个任务的过程中想起这阵子自己无数次自认为帅气的保护弱者行为太傅大人极端的不爽,想也不想直接抄起佩剑就与刚厮杀完的烟花缠斗到了一处,直到确认了自己还能险胜几招之后才自觉又捡回了些面子。暴露身份本为刺客大忌,但无奈烟花也算真心将项少龙当做了兄弟,此后一切皆是不再隐瞒。项少龙得见他平日伪装之下的真实性情更是觉得可亲,闲来无事还将自己暗杀部队飞针等绝技一一传授,自此烟花在天宝堂的等级地位越发扶摇直上,此乃题外话。

不过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做刺客这行就一定要从走房顶……嘟囔了句一直想不明白的定律从何而来,项少龙却突然发现今日里烟花的脚步与之平时大有不同,虽不知如何精准描述,但似乎多了几分迟疑与沉重。反正横竖已是睡不着了,太傅大人八卦之心大盛,一个翻身收拾好自己就像以前似的追着烟花的身影跟了上去。

月黑杀人夜,这句千古大俗话倒是很适合形容今晚的情形,黑暗之中疾奔的烟花更是为本就阴森的夜色增添几分肃杀之意,项少龙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要知道是何种任务让他这个职业高手的兄弟心生犹豫,但所行路上越来越熟悉的景色却让他在心内大呼不妙。

烟花的目标,分明就是之前带自己来过多次,像个痴汉一样蹲守在附近山头只为了目睹一眼那人归来之姿的,洛阳城外的无名山寨。

已在脑内飞过无数弹幕吐槽剧本该不会真的那么狗血的太傅大人甚至抱着一丝期望说也许是这人终于忍不了暗恋之苦半夜杀上门去抢亲,这种展开也好过自己现在眼前所见吧。但眼瞅着烟花一路行至侧路入口处沉吟许久,终是举剑准备杀将进去,项少龙忍无可忍只能飞扑而出冒着被误伤的危险将自家兄弟制住飞快地拖离现场。

 

“你是不是疯了!”许是认出了是自己,或是原本就希望被什么人阻止,项少龙轻易地一击得手,将人拖到附近山头几乎想要破口大骂。

“是,我是疯了。”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佩剑,烟花语气平静得诡异,“从接到传信的一瞬间就疯了。但我不能不来。”

“你真要杀他?!”强忍着想给眼前这到了现在还在强行装逼的中二青年两个大耳刮子的冲动,想想看这段日子以来隔三差五就被肉麻到的日常,项少龙觉得八成疯了的是自己。

“烟花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终是抬起头来,烟花的眼神一时冷漠很快又化为柔软,“大不了……我下去陪他便是。”

“…………”抱着脑袋绝望地看着这位堪比被传销组织洗脑患者的敬业职人,项少龙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虽说这世界画风突变得如此三流电视剧的烂俗,但始终不是电视里演的那样嘴炮就能打败一切,认命地长叹一声,佩剑出鞘就这么毫不犹豫地砍了上去。

与初次交手完全不同的拼斗,项少龙一腔莫名的怒火无处释放尽化在墨子剑法补遗杀招中,剑花一抖似是雷霆万钧,烟花却是被心事所累,平素的灵动狠辣无形之中卸去大半,交手不过十余招,佩剑便已遭挑飞脱手,人更是被项少龙抢上前一个飞踢踹倒在了地上。

“……我就暂且先不说你下去陪他还有什么狗屁意义,也不说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去杀了你的戚大侠。”狠狠将剑插进土里,看着眼前还是一脸悲剧表情的人项少龙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就问你一句,你们天宝堂不是为李唐效命,只诛杀危害朝廷社稷的安贼党羽吗!他戚少商是谋朝篡位了还是犯上作乱了,用得着你出手??要做狗血剧主角也有点脑子好不好,气死老子了!”

连珠炮似的把心中的憋闷全部喷了出来,项少龙总算是舒爽了几分,但见眼前人一瞬间像是被击碎了整个三观一样惊慌无措,俊俏的脸庞几乎一丝血色全无的样子,倒也有几分不忍。过了许久正欲开口安慰几句,却见烟花拍拍身上的尘土,撑着剑柄站起了身来。

“你……该不会还要再去继续任务吧?”看对方阴晴不明的脸色,项少龙生怕自己话说的太狠把人真的逼疯了。

“少龙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么会去送死。”好在虽然声音依旧有几分心如死灰的意味,但烟花的眼神也算是恢复了清明。“回绰约堂等我吧。任务失败,我必须去与传信人交代清楚,不然会连累到他。”

“……哦。”面对恢复几分宇文轩气质的烟花,项少龙倒是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回到店里更是不可能再入睡,焦躁地等到半夜差点没抓狂冲出去找人的时候,推门进来的却是满身血污一看就只剩下半条命的烟花。

“我艹!你不是又翻回寨子里去了吧?!他给你打的?”突然进来这么个血人项少龙差点吓掉了半条命,被扶住的伤者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任务失败,又质疑组织……还能活着回来说明我武功还算高强。”竟是还能扬起嘴角自嘲,烟花一双手抓紧项少龙的袖子语气中尽是不甘,“什么为社稷锄奸,原来是个一厢情愿的笑话。我怕他有危险,少龙,你要帮我……”

“…………”此时此刻扶着昏过去的伤患,太傅大人临危受命却只想仰天长啸,这展开也太特么急转直下的狗血了吧!!

 

第二日,洛阳城内颇得人心的仪容馆绰约堂关门结业,宇文老板从此消失,一时间城内无数少女魂断梦碎。

几日后,听闻城外山寨当家出行途中巧遇一对被安党迫害追杀的兄弟,见弟弟伤重,便收留于山寨之内静养。

再之后,又听闻此兄弟二人入寨不过数日,便擒获企图行刺之人三名,立下功劳身手不凡,颇得当家赏识。

 

作为传闻的主角之一,项少龙正坐在房间里跟自家挂名弟弟一起坐着发呆。得以和一直倾慕的人同在一处后,宇文轩并没有多少闲情去欢喜,反而是忧虑之心日渐加重,加之伤情未愈,整个人看着几乎快要飘了起来。

“宇文……起风了。”看了看窗外渐为萧瑟的秋景,项少龙意味不明地开口。

 

山雨欲来,风满楼。

 

9  

坐在家里等着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敌人杀上门这种事,项少龙在秦朝的时候并不是没做过。但大部分时间里他更倾向于主动出击,在威胁真正成为危机之前斩草除根。但无奈烟花那个职业性堪比传销神秘性更胜邪教的组织实在太过缥缈,在这个怎么看都架空无比的世界里自己的穿越预知力也变成了浮云,余下能做的,除了每日奔走于城内铁匠铺和驿站筹备自己所想之事以外,就只有等。

这一日,项少龙归来时见到宇文轩呆坐桌前,面前铺开的长绢上写满了长长短短的黑色横纹,便知道该来的始终就要来了。

“如何,这次又是哪一路精英。”邪教就是邪教,项少龙看见那些长短不一的墨疙瘩就比看见摩斯电码还头痛。

“这大概是无影最后一次传信了。”伸手将长绢狠狠揉进掌心,宇文轩眉头蹙得更紧,“来的会是天宝堂堂主,也就是我的义父。烟花的武功,全由他一手传授。”

原来是大BOSS。耸了耸肩,项少龙暗自感叹了下这幕后金主的慷慨,竟然让整个杀手组织倾巢而出……江湖仇杀难道不应该真刀真枪上来砍的吗,怎么搞得也跟政治界似的。不过想不通的事情怎么都是想不通,拍拍眼前忧虑小青年的肩膀,知心太傅哥哥模式再次启动。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虽说来的是你们大老板,但依我看你的戚大侠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说不定瞬间就把那什么堂主给秒杀了呢。”这倒是项少龙的实话。之前被宇文轩洗脑已经接受了盖世英雄的形象,这段时日以来跟真人接触更是觉得无论气度举止或是隐藏的身手都和这个三流设定的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项少龙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穿了过来,宇文轩那日强行刺杀的结果必然是死在自己梦中情人手里,并且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这我知道。想他年少之时就单手连挫八大寨主,自然……”眼见宇文轩又要开启痴汉模式,项少龙赶紧让他打住。“道理我都懂,但义父心机甚重,堂中除了武力见长者,暗器落毒更是均有好手,他才遭奸人暗害,我怕会再……”

“好好好,我明白了。”虽说宇文轩的担忧大半出于对倾慕之人的过度紧张,但老鼠吃大象也不是完全没可能的事。“兵法有云,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若是照你的意思完全不想有损伤的话,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走?”

 

“走?”近日来城内外皆是不再安宁,戚少商也动了此处不宜再留的念头。只是此言自眼前这位入寨以来就颇为沉默寡言,终日于房中静养的男子口中说出,不由得让人心生疑虑。

“大当家容禀。在下得到消息,指刺客组织天宝堂头目近日将对山寨不利。”眼神交汇一瞬便低下头来,宇文轩斟酌着出言态度极尽恭敬,“此组织行事狠辣诡异不可以常理论之,在下恐寨中会有所伤亡,还望大当家下令撤离,避其锋芒。”

“……大当家不必担心其他,在下兄弟二人已在山寨密道的后山出口处安排了马匹,由此处至京师沿路亦已有所打点接应,只要大当家……”静待片刻未见戚少商有任何回应便不由得慌了神,一股脑将心下所想尽数说出,直到衣角被狠拽一下,侧过头来看到项少龙一脸生无可恋表情之时,宇文轩才心下一惊,自己似乎太过急躁了。

“我倒是不知,新来的宇文兄原来这般的有主意,竟是做起大当家的主来了。”果不其然,戚少商还未开口,一旁的兄弟已经忍不住出声,言语中颇为讽刺,“这才几天的功夫,连我们寨子的密道都摸的门清,可真是让人佩服。”

“是啊,不知还有多少事是你们兄弟两个安排好的。宇文兄的情报工作也是了不得,此等大事我等负责打探的兄弟竟是完全不知。”

“要我说,他们根本就是那个什么天宝堂派来的细作,扮作落难欺大当家心软,现下此举指不定是想着怎么里应外合把我们一网打尽呢。”

“难怪,进寨子几天就擒住那么多刺客,真是做得一场好戏!”

 

“你们说够了没!!”原本还只在内心哀叹着自己为何一时心软把这么重要的话交给宇文去说搞得现在弄巧成拙,但随着众人围攻越发猛烈,看着一旁宇文轩攥到发白的指节项少龙不由得无名火起,跨上前一步喝住众人。

“是,宇文曾经是天宝堂的人。但你们以为他伤到现在这样只剩半条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他不肯执行刺杀大当家的任务,还不是因为他……!”使劲把不该说出口的后半句咽回肚子里,项少龙转向戚少商的方向,“之前有所欺瞒,是我们兄弟二人的错,日后自当任凭大当家处置。但方才宇文所说句句属实,诸位若是执意不信,我二人拼着一死留在这里一同对敌便是。戚大当家武功盖世,自然不把这区区小贼放在眼里,但这山寨上下百十号人的性命若是有所损伤,就看心痛的是大当家你,还是我项少龙!”

一席话说的完全没有退路,项少龙抱拳行了一礼静待嘴炮生效。是的,虽说打败不了一切尤其是中二青年,但对于眼前这种侠义英雄的类型,太傅大人还是自信嘴炮是很有效用的。

果然如他所想,戚少商抬手制止了火药味仍浓郁的众人,看向脸色又苍白几分的宇文轩开口仍是波澜不惊。

“戚某早就说过,你们是戚某的兄弟。戚少商从不怀疑自己的兄弟。”

一瞬间,宇文轩只觉得自己见到了天神。

 

一句一切已准备妥当说来容易,山寨虽说不大但也是人多物杂,待将全部人和物都准备齐整由密道送出之时,已是第二日天大亮时。准备再次踏上熟悉的逃亡之旅的项少龙莫名的心情颇佳,只是留在密道口张罗着将最后一批物资驼上马背时,突如其来地被一阵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

“为何还不上马?”宇文轩回身招呼项少龙快些启程,却见对方不但不听,还一并把背着的行李丢了过来。

“不好意思,落下点东西在房间,我得回去取。”只留下佩剑和自己的随身物品,太傅大人挠挠头,“我那包袱里是绰约堂资产仅剩的部分了,你可得仔细拿着。”

“……少龙不可!”瞬间明白眼前这人的心思,宇文轩急忙翻身下马,“若是要去,我与你一道……”

“一道你个头,你这只剩半条命的还能干什么。安心,我就是八卦一下想会会你的干爹,又不是回去赴死。”打着哈哈把人推回去,项少龙笑得颇有点贼兮兮,“再说路上是无影接应,没有你,戚大侠他们怎么办。这可是个好机会,别错过哦。”

“记住我的话。”看着自己在这个奇异世界交得的兄弟,项少龙敛了笑容神情真挚,“烟花的确会绚烂地一瞬而逝,但你宇文轩,要好好地活下去。”

“戚大当家,我弟弟还劳您多费心。”

“项兄言重。”看向山寨的方向,戚少商会意点头,“戚某会与令弟在京师,静候项兄归来。”

 

利索地转过身听着背后马蹄声渐起,这一刻太傅大人觉得自己,简直是帅呆了。

 

10

英雄是什么?英雄就是才能武勇过人,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句不对。英雄就是以一己之力,承担起为众人安宁铺路的那个人。总而言之,英雄就是现在的我这样的人。觉察到不对劲返回断后的太傅大人穿越密道的一路上都喜滋滋的这么想着。

然而在回到山寨大厅没多久正赶上一群人以浩浩荡荡俗而有力的阵势簇拥着一个满脸写着我是boss的老者一路喊打喊杀冲进来的时候,项少龙终是不忍直视地啊呀一声捂住了脸。

说好的行事诡异防不胜防呢!说好的心机深重暗器用毒呢!此时此刻的太傅大人只想把刚放跑的宇文轩抓回来一顿痛扁给他打成真正天上的烟花,早知道是这个阵势还跑什么跑,直接让大当家留下来打不就好了!

不过崩溃归崩溃,人已经都跑了也只能自己顶一下,项少龙收拾了下心情抱臂摆了个帅到爆表的的姿势用鼻孔鄙视着这群给刺客之名丢人的杀手甲乙丙丁。

“你是何人?戚少商和那个叛徒呢!”抱着冲上山来一举格杀的心思却只见到空荡荡的寨子和眼前这个狂傲的愣头青,慕容喜看似慈祥的胖脸略微有点扭曲。

“看我的脸还不明白么?”仔细打量着宇文口中的义父,项少龙开始认同此人看起来的确阴险非常。“烟花是我弟弟是我在罩的,要找他们,得先问过我才行。”

“弟弟?不可能!”盯着眼前这张和烟花七分相似的面容慕容喜满腹狐疑,“当年宇文博全家只得轩儿一个活口,又怎么会……!”

“救命。”再次为这世界的烂俗剧本扶额,太傅大人狠狠吐槽着这boss的死蠢握剑的手却紧了几分。眼见慕容喜表情越发扭曲地看向属下,项少龙手随心动,飞针应声而出正钉向企图绕至身后偷袭的刺客眉间。“我看谁敢妄动!”

“原来轩儿这招是得你传授,好,今日就看看你我二人……”话未说完只见项少龙已是大喝一声瞬间暴起,佩剑出鞘冲自己当头劈下。慕容喜慌忙抽剑格挡,兵刃相交之刻只觉虎口一麻长剑险些脱手而出。

“你这小儿,竟然横加偷袭!”

“现在跟你打架又不是决斗,难道还等你自我介绍不成!”项少龙得势不饶,一时间又是连续四五剑全力疾砍,出手迅如闪电剑势猛若雷霆,慕容喜剑术本就走轻灵一格,在此连番强攻之下臂力颇为不敌,一路后退间竟出手擒来自家门人格挡,迫得项少龙收势半步后身形急转长剑竟是自左后刺入直取心脏。

就当自认一击必将得手的慕容喜得意冷笑时,手中剑居然遇金石互击之声被狠狠荡开,自身亦受到冲击急向后退,正是项少龙以左手剑鞘使出一招“攻守兼资”,轻轻松松化解了危机。

从未见过此种战法的慕容喜顿时心下大骇,他自然不会知道以刀鞘运墨子剑法配以百战宝刀的打法早在秦朝就已是项太傅的独门秘技。在这个世界自是寻不到打造百战宝刀的材料和顶级工匠,于是项少龙便专注于加厚原有的剑刃以及剑鞘硬度的加强以更好施展配合,反正此间也不会有像管中邪那等强劲的敌人,已是全然够用了。

如果这一幕被远在桃花岛的郭靖目睹,想来是会被命名为新左右互博术兵器版了吧。

之后的战斗毫无悬念地变作了一边倒的局势,项少龙一时以剑为刀攻势如长江大河急冲而上,一时收势配合剑鞘墨子补遗三大杀招尽出,似疾雷如急电,双剑不住相触之间直杀的慕容喜招架不住连连后退,终在又一次双剑互击声中,不堪重负的长剑应声而断,项少龙身形急进,两条人影交错后一切归于宁静,再见跪地的慕容喜,胸口已是绽起无尽血花。

“我留你一命,就当还你对他的养育之恩。”并不回头看倒下之人,太傅大人以一句酷酷的话打算完结自穿越以来逼格最高的一次战斗,却被下一个瞬间背后传来直入骨髓的剧痛打断了这次完美的表演。

“艹!老不死的你居然偷袭!”

“又不是跟你决斗……”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半月刃直直插入项少龙后心,慕容喜咳着血笑得极为畅快,“杀了他!”

刚才仿佛集体在冬眠的杀手甲乙丙丁受到命令立刻一拥而上,项少龙急忙运起墨子剑法防守,无奈背后伤口似是伤及肋骨,一时间运气竟是颇为困难,仓皇抵御间身上各处又多了数条血口子。

无事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啊!!!吃力地横剑扫开一名杀手,太傅大人悲愤地仰天长啸。

猛虎尚不敌群狼,更何况是现今受袭的项少龙和一群虽不比烟花程度却也相差不远的杀手大众脸,没过多久在太傅大人就跪倒在了人海战术中,几处伤口几可见骨,恐怖非常。所幸正当众杀手打算一举格杀之时,只见其胸前异光爆起,一时间光芒大盛,待众人恢复视物能力之时,眼前又哪还有什么项少龙?

艹他娘的……终究是老子……赌赢了……

留在这个时空的最后一刻,项少龙满脑子昏昏沉沉只剩下这一句话。

 

尾声

 

是的,他在赌。

从决心留下断后开始就有了这个想法。能够横扫全部或是全身而退自然好,就算到了最糟糕的一步,自己起码还有时空转移这个最后的保命符。

不过这个一直在坑爹的接收器会不会在最需要的时候施以援手,或者又会把自己丢去什么诡异的地界,倒是项少龙没有考虑过的。

做英雄嘛,就是这个样子的。在黑暗未知空间里漂浮的时候,太傅大人还在如此安慰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又像每一次穿越一样觉得自己掉了下去,而这次的落地场所,竟然不是在陆上。

“啊噗噗……救命……”妈的居然直接被丢进了水里!项少龙只觉得自己身体四肢都沉到不行,刚一开口呼救就被水灌满了整个眼耳口鼻,狼狈万分地胡乱扑腾着手脚,已经快觉得没气的项少龙开始觉得还不如刚才直接被那群杀手砍死的好,至少死的英勇!

不知失去了意识多久,太傅大人是被胸口传来的剧痛疼醒的。吃力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似乎有个人影蹲在自己胸前使劲做着按压,项少龙觉得再被他按几下自己也许真的会直接去见上帝。

“………住嘴!”虽然浑身无力晕得只想继续装死,但隐约看见眼前那人按完胸居然还打算贴上来给自己做人工呼吸,起了一身鸡皮的太傅大人只能拼着一股劲儿狠命喊了出来。

“醒了醒了!”被喝住的那人倒是看来十分高兴,伸手将项少龙扶起还不停地跟旁边人邀着功。项少龙歇息片刻定了定神仔细睁开眼来看着眼前两个容貌这辈子自己都忘不了的短发青年,继续生无可恋地…………

等等?!!短发???

使劲抬手揉了揉自己眼睛,项少龙确认了眼前这俩人的确是短发穿运动服的打扮。僵硬地转动脖子看向周遭的环境,项少龙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真的是在自己梦里无数次出现过的,甚至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的维多利亚港。

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项少龙开始怀疑是不是又进入了梦乡。但身上的确是之前在唐朝时的打扮,只是浑身的伤口统统消失不见,一时间竟是十分困惑。

“……喂,你怎么了?”见自己救上来的人突然跟被电了似的神经兮兮,叶承康伸手过去在那人眼前晃晃,却被那人抓住手狠狠打了他自己一巴掌,然后嗷的一声就这么哭着扑了过来。

“哇啊啊你别过来!子建你快跑这人疯了!”被一个穿着奇怪古装的疯子抱着又哭又笑稀里哗啦,叶少爷哪见过这阵势顿时内心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一旁的罗子建也受到了惊吓,不知发生何事只能扯着项少龙的衣袖试图将人从叶承康身上拉下来。

“呜呜我没疯……我回家,太高兴了……”任凭二人又打又骂硬是哭了个爽快的太傅大人临了还不忘扯起叶承康的运动服擦了擦鼻涕,生生把叶少爷一张白皙俊脸气到有如锅底黑,项少龙只觉开心得不得了,一把将人搂过来压低声音耳语。“我说,喜欢人家就抓紧点,早晚是你的,知道不。”

“你这疯子说什……么……”顺着项少龙暧昧的目光看向身边仍搞不清状况的那人,叶少爷瞬间黑脸又变得爆红,恼怒之下一把将太傅大人推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项少龙也不恼,大笑一阵转身便走,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非常。

“刚才那人跟你说什么?”罗子建凑过去满是不解,“他是不是电视台演戏的啊……穿的那么怪。”

“……谁知道!别管他,疯子。”看天看地看海,叶少爷十分不自在。

 

“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年!!”走出很远又回头看看,项少龙玩心大起,冲着那两人大喊一声,看着白俊少年脚下一个踉跄更是又捂着肚子笑了许久。之后取出贴身携带着的时空接收器,仿佛看待自己最珍贵的宝物般摩挲了一阵后,一个抬手丢出条完美的抛物线,将它与曾经项少龙的冒险生活一同送进了海中。

抬起头,风景正好。

 

 

全文·完?也许并没有……

 

 

“对不起这位先生,您刚刚丢垃圾进海,循例罚款一千五百块。”拍拍桥边奇装异服男子,圆脸军装小警察低头抄下自己人生开出的第一张罚单。正想再提醒一句以后拍完戏最好换完衣服再出来免得吓到小朋友,却见对方盯着自己看了许久眼神颇为奇怪。“……您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当然没有。”藏不住嘴角的笑意,项少龙啪的一下立正站好行了个许久不用的警礼。“Sorry Sir!”

“可是我没有钱……Sir你能借我嘛?”

“……诶?”

 

全文·完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