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项太傅的奇幻漂流 5-6 (圆月山庄篇)

旧文天雷,lft复活搬运囤粮。。壮大我古仙tag


5

在项少龙还未加入穿越大军之前,曾听过一句很流行的电影台词,说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来的太快,太刺激了。所以很不幸的在此时此刻,自己带着手铐脚镣凄惨地蹲在地牢的稻草之上时,这句话就像无限循环的弹幕一样在脑内飘散不去,甚至还自带配音,真实无比。

就现在这种怎么想都不会更糟糕的状况来看,连项少龙本人都很难相信,半天之前自己还在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与两个新结识的好友把酒言欢,甚至还喝的有点小醉,畅快不已。而就在一个时辰以前……

 

“何人大胆!知不知道擅闯圆月山庄是死罪?!”

随着这句气势十足但充满了走狗气息的大喊,之前日子过得太安逸而且已经默默接受自己战五渣设定的太傅大人竟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就被一拥而上的侍卫们按倒在地,好在在古代常年的打拼积攒下的对敌斗争经验还算丰富,顷刻之间项少龙就已经明白,自己现今的处境很糟,糟透了。

“庄主息怒!在下并无恶意!其实呢……其实是我派掌门派在下前来拜会这个,庄主……”看着无比贴近自己颈动脉的刀刃项少龙大脑飞速旋转着寻找稍微合理些的托辞,“夜黑路滑,方才攀山一时失手,才会那个……跌落下来,并无擅闯之念……”

“哦?你是哪个门派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却好像起了作用,眼前这位被称为庄主的男人开了口,熟悉的声线语调却完全的陌生,冰冷冷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武当!”脑内闪过各家武侠小说设定,太傅大人随口挑了个声名远播的名门正派,希望能让这位庄主给予几分薄面。话音刚落,余光却见一旁容貌酷似郭靖的白衣男子似乎不着痕迹地颤抖了下。

“好……非常之好!”一拂袖将桌面酒杯扫至地下摔个粉碎,庄主似是怒极反笑,却丝毫不看项少龙,只是盯着一旁的男子,“紫阳那个老杂毛竟敢派人来圆月山庄要人,倒是我丁鹏小觑了他!”

糟糕……不会是刚好和武当有仇吧。见庄主如此反应,项少龙心底狠狠咒骂了天杀的接收器这次调出的地狱模式并且暗自懊恼刚刚为什么不说自己是少林派来的。

“…………师父他……”“你住口!”

 经过了短暂的沉默,白衣男子几次欲言又止后似是鼓足勇气开了口,却瞬间被丁鹏毫不留情地喝止,一双大眼写满了无奈与不知所措,看傻了跪在一旁的项少龙。

对,完完全全的傻了眼。

在桃花岛那么久以来,项少龙已经完全习惯了杨过对郭靖无条件的千依百顺和呵护备至,不要说责骂,说话大点声都几乎没见过,被他俩一路闪瞎狗眼无数次的太傅大人突然见到眼前这容貌简直像是一个模子拷贝出来相处模式却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一时间简直思维混乱到分不清东南西北中发白,只能呆呆看着的样子要多白痴有多白痴。

“……拖下去。”殊不知这副“深情凝望”的样子在丁鹏眼中看来十分刺眼,紧皱着眉头挥了挥手让侍卫把人送进了地牢。

 

于是我特么的怎么这么大意……时间转回现下,凄凉的太傅大人正靠着地牢的墙壁检讨着自己这一晚上犯的无数错误。被表象蒙蔽,还没搞清处境就随意开口,身手迟钝逃走不能,套话不成又正好撞上人家的仇家……穿越者身处新地界的大忌犯了个完全!一定是之前的日子太安逸彻底被麻痹了,这样是不对的,项少龙!咬着稻草杆子握紧了拳头,太傅大人誓要凭自己的力量冲出这个地狱难度模式的副本,但想起方才丁鹏用眼角斜过来时那种完全不拿自己当活物看待的眼神,还是忍不住脊背一凉。

说真的,项少龙之前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张脸白了许多之后会有这么多种不同的气质效果。同样的双眼杨过笑起来就是眼带桃花偶尔还拿他无可奈何,丁鹏的笑容却冰冷冷的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在他眼里自己变作了随手可碾死的蝼蚁或是砧板上的食材任人宰割一般。使劲甩了甩头,项少龙决定先不纠结大boss的事情,现下的首要任务还是该想想如何脱离这个该死的地牢才对。但之前被搜过身,飞针匕首还有郭靖送的金创药,最重要的是连接收器都被看守的侍卫搜走,此时的太傅大人除了徒劳无功地敲敲看每块砖的缝隙之外还真的不知该做些什么才好。

正在纠结之时,突然听到牢门外似是什么东西倒地的两声闷响,没等项少龙反应过来,紧闭的铁门已然吱嘎一声打开,月光透过气窗照在偷溜进来的人影身上,正是之前被自己误认为是郭靖的白衣青年。

“你……”冷静下来的太傅大人条理清晰了很多,就方才所见此人必是武当弟子,而冒认是武当门下的自己说话一个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只得装作在黑暗中太久难以视物,迟疑而缓慢地开口。

“我是卓一航。”似乎运气已经慢慢回到了项少龙身边,男子如他所愿立刻自报家门,压低着声音又语速飞快,似乎被什么时间所限。“你是新入门的弟子吧?邵南门下,还是新城门下?叫我卓师叔就好。师父他老人家……可还好么?”

“……师祖他很好,徒侄拜见师叔。”上来就硬生生被压小了一倍的太傅大人嘴角暗自抽搐了下,只得顺着眼前人的话行了礼,“我……”

“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来的目的。”卓一航怔了几秒,似是在组织语言,借此一瞬项少龙发现,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下,初见时觉得和郭靖酷似双胞的卓一航更瘦些,比起郭靖永远清澈无辜的真挚眼神,他的眼里更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忧愁哀伤。“我……横竖是离不开这圆月山庄了,无谓再让武当弟子为我犯险。放心,我会找机会放你出去。”

“可是……”项少龙这次是真的想要问话,却又被卓一航飞快打断。

“不用可是了。我是趁他练刀的时候偷偷过来的,呆不了多久,他……他这个人偏执又霸道,我大概劝不了他,留在这里,你会很危险的。”

还让不让人说话!这个世界的人是不是都喜欢唰的一下打断别人!深吸一口气以免吐槽姿复萌,项少龙有些想不明白他最后一句话的重点。

“既然师叔不走,为什么我还会……?”

“……你不知道,他这个人除了个性偏激,还自恃容颜俊美,天下无双……”仔细打量着项少龙,卓一航脸上写满了深深的同情,“他生平最恨被拿来与别人相提并论,本身你的容貌就有几分似他,方才又把他认作了其他人……师叔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救你了。”

再之后卓一航说了什么,项少龙便听的不太清楚了,直至肩膀被拍了拍留下一句下次会趁庄主外出时再来,铁门再次无情关闭的时候,悲催的太傅大人才消化完毕了刚刚那几句话里复杂的信息量,挠着墙缝发出了愤怒的低吼。

啊啊啊这特么都是什么世界什么奇葩啊!!!!

 

6

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虽说没有歌中唱的这么凄惨,但牢狱生活始终是非一个简单的苦字可以形容的。尤其让项少龙想不通过的是,圆月山庄这么个听起来很是敞亮的名字,怎么处处都透露着阴冷的气息,特别是这地牢,怎么看都像是那种低沉本武侠电视剧里用来困什么大魔头之类的地方……哪是人住的。顺手碾死不知道第几只爬到肩膀上的蜘蛛,专注碎碎念的太傅大人似乎忘了正常人是不会住地牢这种常识上的事。

自打两天前和那个看起来很是不靠谱的冒牌师叔卓一航见面之后,项少龙一腔靠自己逃跑的热忱像是被当头浇了冷水一般泼灭了大半。自己虽不算什么正经的习武之人,但也能很轻易地感觉到卓一航的武功造诣并不低,甚至可说得上是个高手。这样一个身手不凡的名门弟子言语间却对那庄主丁鹏颇为忌惮,再加上之前的第一印象,丁鹏在太傅大人的心目中已经贴上了绝对不可惹的标签,更何况,那家伙八成还是个变态。

虽然这么定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长相的人很是诡异,但想到卓一航最后留下的那几句话,项少龙就忍不住想要挠墙长啸,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啊!这次穿越真应该顺手把杨过一起带来,看看他会不会真的被一模一样的脸气死。

趴在地上继续碎碎念,打小忙着训练小说看得少的太傅大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次穿到了如何奇怪的组合世界中,只是想想看连着两次穿到的地方都遇到一模一样的长相就觉得浑身发毛,正纠结着,一向像是没有任何生命体存在一样死寂的门外忽然传来了低低的交谈声。

“………庄主不是今日约战……怎么回来了……”

“还不是那卓少爷……他又…………”

断断续续的语句夹着卓一航的名字飘到项少龙耳朵里,太傅大人连忙耳朵贴紧了铁门仔细听起了壁角。

“你是说他两日麻翻了小五他们溜进去看里面那个武当弟子的事?”

“可不是。今天还想趁庄主出门再来一次,结果被逮个正着。”

“呵呵……看他这次怎么死。”

“庄主又怎么会轻饶他,哈。”

 

死?!

听到这个字眼,项少龙顿时心下大骇,回忆起了日前卓一航所说过的话。

我……横竖是离不开这圆月山庄了。

他这个人偏执又霸道,我大概劝不了他。

师叔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来救你了。

之前项少龙只觉此人态度飘忽犹豫,却万万没想到,他竟是抱了赴死的信念来救自己这个冒牌的武当弟子。跪倒在冷硬的地面上,项少龙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刹那间多少条曾经为自己牺牲的鲜活生命一一浮现在眼前,自己这一路走来身上染满了血,敌人,自己人,更有无数无辜之人,但却怎么也不曾料到来到不一样的世界,还是会牵连他人。想起卓一航会因自己遭遇不测,恐惧与自责淹没了项少龙的思绪,浑身的衣衫竟是已被冷汗湿透。

 

难得的一阵轻松调笑之后,负责守门的小六和小九拨亮了烛火,又恢复到日常毫无声息的守夜工作中。不过今夜看来注定不会平静,没过多久,铁门内就传来那个武当弟子的连声惨叫,似是经受着极大的痛苦。招呼小九开门去看个究竟,小六握住刀紧守着唯一一条通往地上的路。

开门声传来之后,却是诡异的死静。觉得蹊跷正待回头望去,冰冷的铁链就缠上自己的脖颈,陷入一片黑暗之前只来得及看到了倒在牢房之内的手足。

连撂两人后项少龙多少找回了些许对自己武力值的信心,之前一直没想过逃狱是因为自知绝逃不出丁鹏之手,但现下知道卓一航危在旦夕,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总算苍天眷顾,在牢内翻找片刻后总算寻回了自己之前的随身物品与镣铐钥匙,拾起掉落在地的大众脸用刀,项少龙深吸几口气就这么冲出了地牢。

夜间的圆月山庄自是守卫森严,但项少龙心下发狠,一路上项家特种部队的专用偷袭技能尽出,很快就悄无声息地潜入了逼问出来的卓一航所在庭院,可巧踏入瞬间正听到一声卓一航的惨叫,在夜幕的衬托中显得十分凄凉无助。

一时间项少龙又惊又怕,握紧手中刀默诵着墨子剑法补遗,内心大喊一声艹他娘的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喊过之后陡升万丈豪情就这么冲上了门口台阶,却瞬间被飘然入耳的几声太过熟悉也太过让自己想捅聋耳朵的声响硬生生地顿住脚步,万分凄惨地一头倒在石阶上摔了个万朵桃花开。

“不……不要……拿出来……”

“不要?看来永远是下面那张嘴比较老实呢。”

“不……哈啊……”

“我早说过,不要企图逃离我。”弯下身子声音越发轻柔,觉察到窗外声响已经消失后丁鹏意味不明地扬了扬嘴角,“这次顺了你的意……又该要点什么补偿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路狼狈窜逃出圆月山庄的项少龙真恨不得刚才一头磕死在石阶上才好,想起之前自己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豪情盖天的脑补就觉得已然丢人丢到了九霄云外,已经见过一次还没得到教训的自己简直蠢蠢蠢蠢蠢蠢啊啊啊!!一边哀嚎着一边发足狂奔,太傅大人崩溃之下似乎忘记了,圆月山庄建在山上……

如果有来世的话,我愿做一条海参……永远不要再搅进基佬的世界里……滚下山坡时太傅大人许下了心愿,之后坦然地沉入黑暗。

 

不知又过了多久,再被人晃醒的时候项少龙不免感叹一句自己果然命不该绝,却在看清晃醒自己那人容貌的瞬间,生无可恋地再次闭上了双眼。

 

圆月山庄篇·完

 

伪·下篇预告

“所以说,你的情人是不是圆圆脸,大大眼,不笑不说话一笑俩酒窝?”已经习惯这几个世界共性的项少龙等了几日还没看到另一个应该出现的主角,不由得心生疑问。

“……在下并没有情人。”出乎意料的回答让项少龙几乎再次在内心跳起了欢快的大腿舞,但很快宇文轩又淡然一笑,补充道,“不过项兄可说是神机妙算,在下的确倾慕一人,与项兄描述有八分相似……只是在下福薄,尚未见他对在下展露过笑颜。”

 

洛阳城篇·待续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