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狐最喜欢任伯伯

古仙粮囤放处。。。

【古仙】项太傅的奇幻漂流1-4(桃花岛篇)

旧文天雷,lft复活搬运囤粮。。壮大我古仙tag


项太傅的奇幻漂流

 

1

 

环视下四周,项少龙觉得自己很倒霉,十分非常倒霉以及倒霉透了。

自从和自家好徒(ji)弟(you)彻底翻脸陷入被连番追杀的亡命天涯困难模式之后,曾经的太傅大人每天必修功课就多了一项对着时空接收器晨昏三叩首日夜两柱香,希望哪天能再出现奇迹把自己接回现代去再没烦恼。就这么求了多日,终于有一天接收器再次发出的光芒让项少龙仿佛看到了神谕一般感激涕零急扑而上,再睁开眼时周围的景象却又再把他原本就不白的脸色瞬间刷黑了几层。

不管怎么看,这地方也不像是香港郊区吧。

努力维持一个不太僵硬的姿势靠在身旁的树干上,项太傅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分析现下的处境。这里很漂亮,但很明显是纯自然风景未经破坏,定位跑错了?我咧前面坡底下有个人,古装诶。我还在秦朝?还是被坑爹的时光机又丢到别的朝代去了?啊啊他转过头来看我了,淡定我要淡定不能被发现异常。。

深呼吸了几次,项太傅努力挤出了一个自认为是迷倒众生的微笑,向前跨了一步清清嗓子决定先发制人。

“这位兄台请问下,此处是……哇咧啊啊啊&%%¥%&&%……?!”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坡底有个人,我在坡上!!一脚踩空的太傅大人体会到了脑子运转速度不如身体下落速度的感觉,就这么形象全无从地不算高的土坡上滚落下来,以干净利落晕过去结束了与这个未知世界居民的首次会面。

 

再次找回意识时,项少龙隐约觉得自己是被搬到了室内,还未睁开眼就听见身旁似乎有人在争执些什么。

“……他穿的这么怪异,怎么看都来路不明,郭伯伯你太过好心了。”

怪异?说的是我吗。我以为能回到香港所以才把压箱底的最后一件T恤衫翻出来穿了啊!你才怪异!

“可我又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而且,我看他长得有几分像过儿你,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吧……”

哈?听这意思似乎是被刚刚看到的那人救了回来。继续闭着眼睛装睡,项少龙悄悄支起了耳朵。

“哦~ 过儿知道了,郭伯伯是因为想起了过儿的脸才心软的,对不对?”

“休要胡言。不知他伤的如何,过儿你去取几颗九花玉露丸来吧,也许用得上。”

“不要。郭伯伯守着别的男人,还让过儿走,过儿不走。”

“过儿你……!你明知道……”

“噗,过儿说笑的。郭伯伯稍等,过儿很快回来。”

 

……这侄子也未免太爱撒娇了吧?!盘儿当年都比他乖好多。隐约觉得以上对话似乎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项少龙揉着太阳穴假装刚苏醒的样子撑起身睁开眼来,面前站着的男人脸庞圆圆眼睛大大,一副敦厚老实的模样,果然就是之前害自己跌下土坡的那人。

看起来很年轻啊,听另一人叫他伯伯,还以为会是胡子老头什么的。莫非方才走出去的只是个声音成熟的小孩?

“小兄弟你醒啦。”见项少龙起身,那人倒也十分欣喜,斟了碗茶水送了过来语气满是关切。“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还好。”接过碗来小口喝着,项少龙硬着头皮等着应付接下来关于自己这个奇异闯入者的质问,结果整碗水都见了底,面前那人还是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无辜的眼神反倒看得自己浑身发毛。

“咳,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穿成这样?”刚才你侄子都说过怪异了你难道不觉的吗!把后半句咆哮体的吐槽咽了下去,项少龙斟酌着开口打破僵局。

“啊?……哦,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我不是本……不对,不是中原人士。这个是我家乡的衣服。”面对如此懵懂的重复发问项少龙只觉得自己似乎说了些智商跌至谷底的话,连带着想出的理由也有些牵强可笑。

“这样啊。”对方倒是似乎尽信不疑,对着自己笑出了一边一个浅浅的酒窝。“没关系的,这里是桃花岛,也是远离中原。”

桃花岛?好熟悉又俗套的名字。不过无关紧要了,就当换个地方重新过古代生活,怎么也不会比在秦朝被追杀更差。想通了的项太傅脸上挂满微笑,行了个似模似样的古代礼。

“在下项少龙,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项兄弟你言重了,只是举手之劳,在下郭靖。”见此情况郭大侠连忙抱拳回礼,没想到方才还满脸堆笑的项兄弟瞬间以一种被雷劈了一样的不可置信表情看着自己。

苍天啊你是要玩我!!穿历史也就算了,穿小说算什么鬼啊!!

“你……你是郭靖?那刚刚那个难道是杨……杨……”满脑子都是咆哮外加惊叹号,项少龙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差点没咬了舌头。

“对啊,他是杨过。项兄弟你认得过儿?”提起自家侄儿郭大侠满眼笑意地看了眼门口,转过头来却发现刚刚苏醒没多久的项兄弟两眼一翻又再一次地……昏了过去。

“项兄弟你怎么了项兄弟!”

 

2

 

蹲在海边数着浪花,项少龙觉得自己很无奈,十分非常无奈以及无奈透了。

从被那天杀的时空接收器耍了穿越到这个世界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月余了。或许是对自己初登场第一天就昏过去两次的事迹印象深刻,这段时间郭靖对自己颇为照顾,杨过虽然一直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也没有怎么为难,这一个月以来,项少龙也算是过的安稳。

当然,每天都在汹涌澎湃着要狠狠吐槽的内心除外。

最初知道把自己救回来的两位身份的时候,项少龙是很笃定自己一定穿越到了小说的世界里的。但你们不要欺负我很小就进特种部队训练小说看得少啊!金庸我还是读过的啊!杨过你的雕呢!你的姑姑呢!你那满地的妹子呢!还有桃花岛不是郭大侠你岳父的地头吗!就算我不是现代人也能看得出你们好像在搞基啊!

在第五次看到杨过搂着郭靖的腰对着他露出那种宣告所有权的欠扁笑容之后,项少龙简直开始怀疑起了是不是现在穿过来的这个世界才是历史,而自己看的那些小说只是后世的同人而已。

不过以上吐槽永恒的只能存在于项少龙的脑内,尤其是在见识过二位练功的日常明白了就算一切设定都变了射雕大侠和神雕大侠的武功造诣还是没变的这个事实之后。不要说急着穿过来的时候什么武器都没带来,即使百战宝刀还在身边,项少龙也是丝毫不敢拿自己这颗光滑的鸡蛋去碰两颗金刚石的。

想起第一次参与那两人武功切磋自己亮出还算自满的飞针绝技时杨过眼神里的不屑和嘴角的冷笑,太傅大人就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些也就都算了,最让项少龙受不了的事,还是源于郭靖。

最近一阵子,郭靖就像被启动了饲养员开关一样一天四五次这么给他送吃的,其殷勤程度几乎让项少龙觉得此人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不轨企图。硬着头皮接受好意并顶着杨过唰唰飞来的眼刀一个礼拜之后,终是忍不住追问起了原因。

“项兄弟你别笑话……其实我看见你就觉得好像看见我家过儿受苦了似的。憔悴了,还这么黑。”

老子信了你的邪!我这是古铜色好吗!你家那小白脸样的很好看吗!!

不过对上对方真诚又无辜的眼神外加瞬间回忆了下此人也是同样眼神的时候把海边一块巨石一掌拍碎这件事,项少龙只能咽下了以上所有吐槽,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多谢郭大侠好意。”

 

“盘儿啊,为师想你了……”

又一个月圆之夜,悲催的项太傅蹲在院子中央抱着石桌宽面条泪中。

“你知不知道每天很多话憋在心里说不出来很伤身,很伤身的!你师父我是话唠来的啊!早知道还不如留在秦朝继续被你追杀的好……”把坑爹的接收器摆在面前恨不得用眼神戳出个洞来,太傅大人满是怨念,“每天这么被精神折磨外加闪瞎眼也就算了,还不让人走……什么叫「我和郭伯伯是不会离开桃花岛的,不怕死的话你就自己出海吧」啊?!!长得帅了不起啊!老子要是海军出身早就走了好不……呜……”

就这么自己碎碎念着哭诉了一个多时辰并下定决心大不了以后再恢复晨昏叩首上香的日子祈祷接收器那边的小超人早日把自己拯救回去,本着项少龙不会被轻易打败精神的太傅大人倒是逐渐满血复活了回来,吹着凉爽的夜风慢慢晃悠回厢房也是颇为惬意。只是途中路过某间屋子时,紧锁的门扉透出的细碎声响让特种部队精英出身,窃听技能满点的项少龙条件反射地闪身至一旁屏住呼吸。

然而片刻之后,项少龙却恨不得这辈子从来没有点亮过这一项技能。

“慢……过儿……慢些……”

内中传来的声音颇为压抑,却似乎已经维持不住仅有的冷静。回应他的则是愉悦的低笑。

“不行呢……过儿倒是可以,再快点儿。”

随之而来越发清晰的床板作响和意义不明的水声撞击声,无一不在提示着室内现今是何等香艳的场景。

于是我们见过无数大世面的,无数次游走在生与死之间的太傅大人,再一次的,泪奔了……

 

3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没过多久项少龙就发现,这次的诚心祈求并没有什么作用,被困桃花岛的日子还是一样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好在那两位大侠尤其是郭靖多金且出手阔绰的设定没发生什么变化,虽然不知补给从何而来,但岛上吃穿用度件件皆是精品,生活上完全的舒适无忧。

剩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实在很无聊。

好吧,作为穿越鼻祖的项太傅必须承认,古代人在声色娱乐方面自然是没那么丰富多彩。但在秦朝混迹那么久以来,惊险刺激的生死争斗且不说,即使是蹲在咸阳无所事事时每天茶余饭后最不济也能招些个舞姬听个小曲看上几段舞蹈,虽说那些个歌舞自己已经看得腻到快吐出来,但也总好过现在什么都没有干数日子强吧?!

一开始的时候项少龙真的很好奇,郭靖和杨过这两个正当年的大男人是如何耐得住岛上这种生活的。桃花岛是很美,四时美景奇山怪石,但自己只看了半个月就厌了何况他们已经住了不知道多久。尤其是此二人每天都过着上午切磋练功下午海边散步聊天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的日子,蹲在旁边目睹了全过程的项太傅表示从未见过如此无聊之人。

不过很快他就绝望地发现,就算只给这两个人画个圈圈让他们坐进去看着对方一整天不吃不喝不说话,他们也完全不会觉得乏味。至于入夜之后……

啊啊啊时运高我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看不到听不到!太傅大人崩溃地捂住了耳朵。

不行。一定要找点什么事做,不然一定会疯掉。在原地转来转去的太傅大人挠头扮起了一休哥,想想看有什么穿越人士适合用来刷存在感的事。武力方面肯定是不行了,预测历史未来在这个岛上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文学?倒是个好主意,怎么看也不是那两个人的强项,但现在是宋朝耶,不能像之前那样随便抄唐诗冒充是自己原创了……就快把脚下沙滩转出一个坑来的时候项少龙的手无意中触碰到腰间别着的矩子令,瞬间一个自觉完美的计划就这么浮现在脑中。

 

很快的,桃花岛第一届「墨子学说宣讲交流大会」在岛上最大的一间厢房内顺利举行。主讲自然是信心满满的墨家传人项太傅,听讲的虽然只有两位但在只住了三个人的岛上已然算规模空前巨大了。至于为什么郭杨两位会如此配合……虽然太傅大人不想承认,但他这张自带憔悴饱受摧残效果的杨过脸跑去郭靖面前装一下可怜,还是十分有效的。

执起教鞭戳在墙面挂着的自制板书画卷上,项太傅不但感觉满血复活甚至还好像加了buff一般心花朵朵开。虽说做太傅的时候最多还是教授盘儿武艺,但讲到自己擅长的领域,项少龙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两个多时辰连续不断地将墨家十大学说一一讲解下来,倒也是纾解了一直以来有话说不出口的憋闷之情。不过很可惜,太傅大人的好心情只维持到了课程内容告一段落,歇下来看向自己学生们的瞬间之前。

看着台下那个嘴里叼着根草不停冲郭靖逗笑做鬼脸,还把自己连夜手抄的教材本画满王八的小白脸,项少龙青筋都快爆了才忍住把教鞭甩过去的冲动(主要是不敢)。僵硬地扭过头来看向郭靖,这位好学生倒是很符合自己预期地用充满求知欲的双眼专注地盯着板书卷。

“项兄弟,啊不,项夫子……我不太明白。”优等生举起手来发了问。

“哪句不明白?我再给你解释。”一声项夫子让太傅大人十分飘飘然,他最喜欢诲人不倦了。

“全部。”大眼睛眨巴眨巴满是真诚。

“……哈??”

“全部不明白啊……”单手托住腮,郭靖看向板书上密密麻麻的字满是疑惑。“从项夫子说的第一句开始,就不是很明白……很多词的意思是懂啦,但是连在一起就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像是武功秘籍,但又觉得哪里不对……项夫子你怎么了?!”

“没事……”抹掉额头撞桌子撞出的血迹,太傅大人咬着牙笑得颇为狰狞,“我头疼!”

 

桃花岛第一届墨子学说宣讲交流会就这么以圆满的失败告终,但项少龙绝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倒的。冥思苦想几天,项少龙选定了第二个刷存在的手段,厨艺。

对,厨艺!虽说桃花岛的三餐都由杨过一手包办而且做得不错,但自己身为现代人当然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和技能,穿越小说不也常写吗,随便做些这时候没有的东西就可以讨好古代人……虽然项少龙不明白自己为啥要讨好那俩人,但他急于寻找一个机会扭转自己的形象,尤其是感觉到经交流会一役杨过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像看弱智之后。

“郭伯伯,他又想搞什么名堂?”于是某一天午后,杨过发现自己神圣的领地-厨房惨遭占领。

“我也不知道……项兄弟好像说要做什么点心给我们尝尝。”

“……做点心需要这么大阵仗?他这是要拆了厨房吧。”看着扑窗而出的滚滚黑烟,杨过越来越觉得自家伯伯捡了个病人回来。

“……过儿你以后下厨小心点,别也被熏黑了……”悄悄拉着杨过衣角往后拽了拽,郭靖十分担心。

 

“于是,你管这个叫做点心?”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杨过看着面前摆着的瓷碗里半黏不稠十分诡异的马奶糊糊,毫不吝啬地赏了项少龙一个大大的白眼。

“在我们家乡,这个叫冰激凌……原本应该是的。”项少龙讪讪笑着努力缩小自己减少存在感。原本发现厨房地下居然还有储冰格这种在古代十分金贵的存在时候他是很得意想说做冰激凌出来吓这两位一跳的,但好像操作上哪里出了问题……先是被古老的炉灶打败差一点烧焦了奶,搅匀之后冰块温度的控制也完全不如他的预期。“那个,冰不太好用……没凝固起来。”

“早说啊。冰起来是不是,这么简单。”不屑地笑笑,杨过伸掌出来抚上碗边,内力一催碗内的奶糊立刻就凝结成了绵密的冰沙,连带碗壁也挂上一层薄霜。

“来,郭伯伯尝尝看,好不好吃。”

“……嗯,好吃!过儿你好厉害。诶,项兄弟怎么跑出去了?”

“别管他。过儿也要吃,郭伯伯喂过儿~ 啊~”

犯规啊啊啊啊啊啊!!!!!没人告诉我杨过还会寒冰掌啊??!!要不要再会种生死符啊??!!狂奔出门的项少龙内心在咆哮,在呐喊,在流泪。盘儿,他们仗着会武功欺负我!!!T皿T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虽然依旧悲催非常,但项太傅的穿越生活,仍在继续……

 

4

自打穿越的第一天起,项少龙的人生就遭遇过无数的逆境与危机,最坏的时候甚至喉咙里被人生生喂进一颗毒囊都没能要了自己的性命。经历过诸如此类的生死关头考验之后,生活中其他的小挫折都变得无足轻重,毕竟正如他所说,项少龙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不过说归说,连续两次刷存在感尝试的彻底失败也着实让太傅大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郁闷了好一阵。虽然三人都很有默契地不再提起他之前的糗事,但项少龙敢肯定的说,之后每天出门遇到杨过时对方那双带笑桃花眼里的嘲讽和取笑已然是赤果果毫不隐藏了。

不公平啊啊!明明长得差不多,为啥自己就学不像那种一看就气死人的欠扁眼神去反击呢!对着铜镜努力挤眉弄眼的太傅大人内心愤怒地咆哮着。

 

不过冥冥之中老天仍旧是眷顾项少龙的,很快在一个他完全没做准备的情况下,就迎来了桃花岛生涯中一个重要的转机。

那一天就像他来到桃花岛之后过的每一天一样平常无奇,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早饭过后就不曾再看到郭杨二人出现在自己眼前。自行脑补了某总局不让播出内容的太傅大人倒是没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直到傍晚天擦黑的时候杨过一脚踹开自己房门像阵风似的卷了进来。

“黑脸的,郭伯伯不见了,帮我出去找。”身形比语速更快,杨过撂下一句直接拽起项少龙就奔了出门。

“……哈?”一切来得措手不及就在项少龙脑内还在犹豫是哀悼惨遭不幸的房门还是抗议杨过对自己称呼的时候,人已经被拉到了桃花岛的后山。

“于是你的意思是说,今天你和郭大侠因为某些不想告诉我的原因起了摩擦,之后你愤然出走,然后就发现一直到傍晚他也没再回来……”看着在夜幕渐沉下变得有些阴森的山林,项少龙努力消化着杨过冷脸丢出的信息量,“等下,我能问下为什么出走的是你现在失踪的却是他?”

“……他去找我,不可以么。”丢了一打眼刀过来,杨过焦躁地原地打转中,“平时郭伯伯走的路线我已经都找过了,别是出了什么意外……要不我来把山轰了,你负责把郭伯伯找出来!”

拜托山都轰了我哪儿找人去?!

拼死拖住了智商已经归零准备催动内力的杨大侠,项太傅再次深深感受到了一爱傻三年这句话的合理性。好在对特种精英出身的自己来说荒山搜索算是撞到了点子上,简单地备了下必要道具就拽着杨过进了山。

桃花岛的后山说来并不是夸张的广阔,但也算是地形复杂,再加上之前被心急如焚的杨大侠疯狂奔过破坏了很多原有的行路痕迹,一路不停给树干插上飞针定位,搜索蛛丝马迹时还要忍受身旁半癫狂状态的杨过魔音穿脑式的攻击,太傅大人表示压力很大。

不过幸运的是,一个时辰后地毯式的搜索就在一条小路上找到了郭靖留下的痕迹 - 新鲜掉落的饼渣。腹诽了句出门寻人还自带干粮后,太傅大人顺藤摸瓜,在一个隐秘山洞中找到已经香甜入睡郭大侠的瞬间只想跪地大喊一句,上天总算待我不薄,不亡桃花岛和我项少龙啊。

当然,身旁那人瞬间扑过去吻个难舍难分什么的这种事闪瞎了眼的项太傅表示他已经忘了,什么都不想记得。

从此之后,项少龙真正意义上过上了在桃花岛无忧无虑的好日子。

郭靖的性格本就好相与,杨过更是看对了眼一切都不是问题,从太傅大人搜山把郭大侠找出之后,便一改平日的冷嘲热讽变为诚心以待。感受到善意的项少龙觉得生活变得无比轻松,茶余饭后拿二人打打趣,更会挑些在现代和秦朝时候经历过的趣事讲来大家开心。杨过终究少年心性,一来二去竟是与太傅大人引为知己,岛上三个人的日子过得越发和乐融融,让项少龙好好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乐不思蜀。

不过快乐的日子永远都只觉得短暂,伟大的无处不在的墨菲定律又再一次得到证实,两个月后的一个夜里,项少龙身边的接收器毫无征兆地发出信号将他接走,甚至来不及与那两人道一声再会。

妈的,明天还约了杨过练他上次教我的步法……被异光笼罩的项少龙来不及多想,只留下一句暗骂。不过很快的,太傅大人就没有机会再去思考些什么,因为随着自身不受控制的叫喊和自由落体速度,他便以当初穿越秦朝一样的帅气姿势砸破了某家的房顶噗通一声掉了进去。

 

“艹……还是古代……”揉着自己受伤的老腰从一堆瓦砾中爬起来环视四周,项少龙却惊喜地发现眼前还是两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

“杨过,还是你啊!我还以为又跑去别的地方了……不过这里怎么怪怪的,呃,郭大侠这是怎么了?你俩又吵架了?”声音不由得越来越轻,项太傅就算再白目也能看出眼前的“杨过”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还想再开口问些什么已经被破门而入的侍卫打扮人群按在了地上。

“何人大胆!知不知道擅闯圆月山庄是死罪?!”

“………………哈??!!”

 

桃花岛篇·完

 

伪·下篇预告

 

“其实呢……其实是我派掌门……派我来拜会这个,庄主……”被狼狈地按倒在地,太傅大人看着脖子边上的刀刃飞快地想着托辞,“只是方才攀山一时失手,才会那个……掉落下来。我这么说你们信吗。”

“哦?哪个门派。”意外地没有被当成胡言乱语被推下去,眼前这位庄主开了口,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武当!”脑内闪过无数武侠小说设定,太傅大人随口挑了个声名远播的名门正派,余光却见一旁酷似郭靖的白衣男子似乎不着痕迹地颤抖了一下。

“好……非常之好!”一拂袖将桌面酒杯扫至地下摔个粉碎,庄主似是怒极反笑,却丝毫不看项少龙,只是盯着一旁的男子,“紫阳那个老杂毛竟敢派人来圆月山庄要人,倒是我丁鹏小觑了他!”

 

圆月山庄篇·待续


评论(1)

热度(50)